与君一席谈,胜教三年书

我很好奇地问他:“每位老师负责三项课外活动 ,每周六小时,等于每周还加多一天的工作,你是怎样分配的。这就是一个主人养了一只猴子,他每天喂养两歺(午歺和晚歺)早上三只香蕉晚上四只。后来主人换了早四晚三,猴子手舞足蹈。我是用这种心理,任由他们自己按排时间(必须记录在案)。至于其他两项(一项球类另一项是田径),我被安排负责乒乓球。上午班教练陈家戊老师,他是国家队代表,年轻有为(廿七岁),下午班林新康老师(四十)在联络所担任教练。 由于场地有限,只能在歺厅一角练习. 所谓“大将手下无弱兵”。每次比赛。都能夺奬回来。我是后备轮胎,每星期六到歺厅喝咖啡就行了。等到比赛时照顾一下球员就行了。
另一项是田径,这是全校教师总动员,分成五组:每组有正副组.再由组长分配工作(每组六名组员)训练,学生从三年级分配到红、橙、黄 、绿及蓝屋等五组。我被安排在红屋组长Che Gu A Wa(马来文)、CheGuALi(马来文)、Mrs.Ho(英文)。分配后每逢星期二及四练习,我第一次出席,以为可以发挥所长,没想到自己是一个插班生。他们已经选定了自己的学生,田径方面全部请一色是马来学生。华族学生由英文老师负责,只有十几个学生参与。而我是后补。
老师生病才有机会上场,训练时间由三月开始至七月运动会。成绩好的同学代表学校参加各民族小学运动会。开始练习第一天教师们不用记录,而是用人脑记录在心里.A、B、C各组各项目和运动员的名字及成绩顺口而岀,真是好本领。
站在一旁的MR.chee向CheGu A Wa介绍给我认识 ,並且告诉我是我的邻居她住在大牌171。因此话题又多了,她问我是不是从光道小学转过来的。MR.chee连忙向她解释要求她好好照雇她会意地向他表示没问题。我和Mr.Chee离开运动场到对面工场咖啡厅喝咖啡,原来这里是肃励小学华部休息室,店主是学生家长,陈老师,林老师、李老师等都在那里吃早歺,他们都热诚关切地问我,习惯这里的环境吗?我笑着说"多亏各位包涵,有点受宠若惊,工作上轻松的多,同事们合作愉快,不受外来的影响,尤其是华文部的同事,真是感激。"Mr,Chung,说得对,我们华文部决不受外界的影响。陈、李老师都有同感。
"这时我发觉自己说错话,怕別人误会我是空降部队人员。"没事,文光,我们要的是真诚的友谊。"李老师(我的老同学),这样一说,我就放心得多,这时我们东南西北,南辕北辙,无所不知无所不谈。又是星期六的晚上这次谈的话题从校长以及同事间的合作。校长Mr,杜舂风每天升起礼时分秒不差,非常准时。他对同事的工作, 了如指掌。这贵功他的各部门的评估,所以足不出办公室,能知同事的亊,但是很少去看华文老师的教学。
上午班主任五十岁左右,很不得英文教师的支持,认为他说一套做又另外一套。向校长打小报告。他是STU教师公会的代表。一切行政都是由他策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