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虎踢挡(产除地方恶覇)

"地甘"的游戏方法分成1、2、3、4、5、五组号码,如果你的玻璃球落在1、2、号,荘家用一条专䇔的渠道落在3号上去赢你,如果你的玻璃球首先落在3号荘䆥必须冒险去博4号或5号。所以必须先争取3、4、5、号就䇔定(因为赢率3号1赔1。4号1赔3。5号是1赔5)。再加上规则,可以容纳1至3名同时下注。四虎讨论的结果认为;1对1(荘胜)1对2(靠运气)1对3(荘输定、赔率问题)目标已定,方法明确 ,于是由虾头甚仔及小虎三人补充粮食后,向登波街接近小巷的朱毛德摊位下战书不到半小时朱毛德输得七七八八,要求暂停,想去补货。按照规则,必须先购回糖果钱,要不然以先钱来下注,只好拿出十五元糖果钱继续,不到半小时已经被拉落马。连本在内输了四十大元。朱毛德大二哥闻风而至,知道弟弟惨败,他心理盘算,这种地甘是由他们(红豆仔上海仔三人设,)包䇔的游戏,心有不甘,由他接手主持,並提议以现钱交易,虾头也提要求,暂停十分钟,上厕所小便。小虎立刻跑回家,上了阁楼又匆匆忙忙地跑回去和他们会合,和虾头点了点头,虾头示意游戏开始。当朱毛德二哥转身时小虎把一百元塞进他们的衭袋里,有了资金(如虎添翼)老先生说钱多人胆大,大石押死蟹。果然,不出所料,不到十五分钟朱毛徳二哥镇脚大乱,从一两毛钱,变成一两块钱,越赌越大,水瓜打狗,不见半截。不到半小时,已经竖起白旗。大伙儿浩浩荡荡班师回朝。
回到屎巷(大本营)分享这次的成功,津津乐道。不到半小时,三虎也听闻这件亊也赶回大本营说明一切.其实规则是公平的,没想到摊主以一对一的方法欺负幼小三虎甘拜下风 ,竖起姆指掛起免战牌,自动收盘,免伤兄弟的友谊。虾头说:不知者无罪,怕你,被人利用,暂时隐瞒你,我们下一步引恶覇出洞,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摊位照开少和我们联络,有急事到阁楼见,以免打草惊蛇。前功尽费。果然这件亊传到红豆仔的耳朵里,红豆仔一路来称霸士敏街烂地一带,作威作福,红豆仔二十来岁他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母亲六十来岁,在市场做帮工剥虾壳,他自己是点型的无业游民,不务正业,欺善怕恶。
日本时期,由社会福利部领养,长大后由他来带领几个小孩子,小虎和几个十来岁的孩子每逢星期六参与社会福利部的活动开始时对我们非常照顾,但久而久之,却利用我们,顺手牵羊,得手后大吃一顿,被捉时他先逃之夭夭。有一次骗我们拿榴莲几个孩子被捉住小虎也被牽连 ,上门理论,要求赔偿。这时大虎和二虎冲出来,想替小虎报仇,可是被家父立刻阻止,好汉不吃眼前亏,自知理亏,为了息事宁人赔钱了事,然后受到家父严厉处罚,被痛打一顿,左邻右舍的孩子,都认为是我们干的,亊后大虎二虎小虎三人立下毒誓,有朝一日先除红豆仔.这次行动,恐怕三虎受他影响,没有把这次的行动告诉三虎,现在知道红豆仔的为人,也决定加入剷除他。红豆仔不是省油的灯,他先派马仔(手下)打听三虎最近的话动,"地甘"摊位照旧开着,沒有跟四虎接触,一天下午红豆仔旳了上海仔喝早茶,说明来意希望上海仔站在同一阵线,对付三虎。上海仔只是默认,红豆仔表错情,于是他警告虾头"井水不犯河水,要不然就来一次分高低.虾头二话不说,得到三虎的支持及鼓励,加上红豆仔点名要小海仔见证,无形中红豆仔单枪匹马大战五虎。
非死不可。这次的挑战,一传十十传三条街坊青少年,有的担心五虎失败,但愿他们䏻剷除地霸。上海仔(三虎),红豆仔为什么重视他,顧名思意:他是上海人,长得高大英俊,虽然只有十五岁左右,聪明玲琍,可惜父亲为了爱国,被日本军队杀死,两母子离开伤心地(上海),到新加坡后,母子相依为命,过着平淡的生活。后来,母亲再嫁给现任后父,住在丁加奴街飞机楼(皇家屋).他的智商及物理相当不错。.
红毛九原名大卫(大虎)他是一名孤儿,他的父母在日本襲击新加坡时壮烈牺牲。那时候只有十二岁,蕃薯婆在昭南岛(占领新加坡后改名)时期,在屎巷(洋服店边的小巷)开了一个小摊专卖木薯糕和萫薯糖水,还有一分钱一碗的中国茶。成为当时人力车夫的休息站也成为日本人家属专用的交通工具,这些车夫受到宪兵部日本人的照顾,佣有通行证,无形中这个小摊位也得到照顾,金姐(蕃薯婆)已经七十岁了,无依无靠,日本兵有时也到这里喝茶休息,看到她这样忙碌,一天日本军官带了一个翻译员从宪兵部走过来,说明来意,原来日本军官得到下属的意见,帮忙她领养孤儿,但是她还是无䏻收养,最后她不费半分钱就领养了一个十二岁的孤儿(改名为富金),领养后富金做事非常勤快,帮了不少忙 。
可是收摊后无亊可做.在一个角落闷闷不乐,日本军官发现富金躲躲藏藏地,觉得很奇怪,忽然他走到军官面前用流利的英语和军官交谈,原来他有一个室友,年龄和他一样在孤儿院,负责照顾比他年幼的朋友已经二年了,现在分开了,还是依依不舍,很想见他一面。日本军官一面听一面微笑。笫二天下午小巷里非常热闹,忽然有一辆开蓬的军用吉普车,车上的日本军官撁着一个外国男孩,那男孩飞一般地冲到富金那儿,並互相拥抱着,这就是红毛九(大虎) ,从那一刻注定他落地生根。被送到这里。金姐又多了一名干儿。红毛九和富金住在三楼,不必做杂物非常自由,一有空时就到阁楼玩耍,久而久之晩上也在那儿一起睡觉,无拘无束。成为好友金姐又多了一个干儿子,工作量也减轻了许多,最重要的是生意特别好。每天清晨总是听到半咸半淡的粤语(广府话)一占蕃薯一占汤的叫卖声一直到中午。如果遇到雨天,雇客少,他就自作主张,免费请我们吃 ,金姐看到他们两这么卖力,也任由他们去做,只要大家高兴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可求。九仔蕃薯汤因此闻名牛车水的街场,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至日本军伐投降后,大家的生活有所改善,少来这里,到对面的海南咖啡店去喝咖啡,吃驼记的云呑面再加上金姐年亊已高,要回去乡下养老,富金为了报答养育之恩,陪伴她回乡,红毛九决定留在阁楼里,把三楼的房间租给别人,补贴家用。通过郐居的介绍到碧山亭(广东人死后被埋葬的地方)"种蕃薯"(挖地洞)工作虽然辛苦,但工资高,每二、三星期回来休息。这天刚好回来休息,从朋友口中知道挑战的亊立刻请求出战,尽一点绵力,出钱出力,拔刀相助。这次得到大虎及三虎的归队,按照计划出征三虎提早协助红豆仔安排位置。
出发前我先把现金每人各一百元作为赌注,大虎接过钱后,莫名其妙地拒绝说不用,后来才知道战略的需要。明白了战略由虾头和基仔上阵,红豆仔心想(山芭榴莲)包食,当作者气冲冲跑过来和虾头说对不起时,红豆仔有点愧疚地看着作者(生蕃薯)只可看不可吃。接着又来了一个高大威猛的红毛人(红肉干包)必须付出代价。"现在开始了。"
上海仔主持战局,先下手为强,今天的赌局不再用糖果计算,要用现钱计算。大家同意后,上海仔说开始作者立刻注10元,虾头抬贡地:“等一下,你那里得那么多钱?你们前次赢得150元都给了我,父亲又给我50元,你们祘祘看,我从袋子点祘刚好200元。
上海仔说:不管你有多少钱,不是偷來的就可以。”我下10元,哇!胆子好大,我一个月才赚30元,好汉要吃眼前亏。我也下1O元。这时候大家才发觉他的话不对,大笑起来,我就下20元吧。基仔看到他们玩得那么开心,我可以下10元吗?不可以,j小弟弟弟那里有钱。基仔先搜索袋子,拿出100元,然后又拿出全部的钱,总共200元。开始了吗?上海仔再次宣布。基仔说,挑战者还没有 亮宝四虎齐声叫虾头、虾头、虾头。他也拿出500元出来 .红豆仔七借八筹地拿出300 元。他开始轻敌.现在以300元对1200元在心里上或赌本已经先输了,现在唯一能救他的只靠战术。只好求助于天,听天由命。输赢如何?请继续看下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