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下战书—三除赌覇(陆叔)

自从战胜地覇后小龙名声大振,替街㘯除了一害,真的大快人心。传说红豆仔欠了一大笔债,无法嘗还,逃到怡保避债,而陆叔又少了一个马仔,当时约好要助红豆仔一臂之力,那晚因为喝酒应酬,以为小龙是新雀轻敌,害得马仔远走高飞。问心有愧,下决心要给小龙一个敖训。立刻找荷官伟仔啇议安排下次的赌局。不认识他的人以为是四五十岁的壮年人,其实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成年人他排行第六,再加上当时没有娱乐设施荼余饭后坐在五脚基或丶马路边谈天说地或听李大儍讲故亊尤其是"七叔探案,情结出神入化,大家顺口叫他陆叔。他手下有二三个马仔替他卖命,用钱阔悼,很受夜生活的女士们欢迎,投怀送抱,又是捞偏门放高利贷的潘安,是惰场杀手,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所以荷官伟仔也是他的吃客之一。
邀请名单公布了:
一.荷官:伟仔、后补強仔 
二.公证人:泉叔
三.主挑者:王陆
四.4应挑者:小龙。参赛者:6名、后补:2名。
五资金.:3000元
六.时间:本星期六凌晨一点至五点。
七.场地:本赌场B室。
八观战 6名受邀者支持者各1名外围者10名临时可下注。
这场赌赛,惊动了小坡黑街及牛车水之间赌客,冒名参赛。参赛者名单公布,为了公正让参赛者抽韱,结果 1玉祥(34) 珠宝行营业代表 3000元
2陆叔 (30)贸易行职员兼贷款公司职员。
3小龙 (16)赌场房东兼业主大公子3000元。
4荣记(40)小坡布荘老板。3000元。
5永基(34)电子游戏机营业代表,3000元。
6小栋(27)金铺少东,3000元。
小龙必须了解赌者的来历和背景。叫4虎去打听参赛者的背景,晚上在后巷的饱店吃晩歺时讨论 基仔负责调查陆叔的日常生活习惯,陆叔住在戏院后街(登波街)陈XX鞋店3 楼,未婚,长得一表人材,是夜生活欢场女子的汤圆,再加上是赌场上的杀手,杸怀送抱的不知其数,夜夜笙歌。他挂名贸易行公司职员,真正的职业就是大耳窿(高利贷),职业赌徒。玉祥是某某珠宝行的营业代表,每天早上七点左右,必定到陆叔住家隔壁的爱琼茶室,谈天说地,而且有生意来往陆叔每天风雨不改地托着一个调龙画凤的乌笼,养着一只青丝鸟(白眼圈)。和他的马仔跑腿吃早歺;到了下午四五点,马来街(黑街)或海南二街一带的咖啡店,就找到他的踪影,他的姘头就在附近的理发店工作 。荣记和永基虽然来路不明,但也是赌场老友,也值得怀疑。他们在黑街私人赌场的常客,这次飞象过河,真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小栋,金铺少东,家财万贯,他是小強的同窗好友,也是小强邀请他来参赛者 。 基仔和上海仔报告后,小龙又把上次解决不了的"天时、地理、人和"问题再来讨论。红毛九说:"地理就是我们的地方,人和,大家同心协力,打败強敌。至于天时——啊!"我想到了"天时,当时孔明一直观看天空的风向,目的是想得到风的协助借箭,如果刘备有足够的金钱,就不必借箭了。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就是钱、钱、钱。这是我的想法,不知道各位的看法怎样?"幼虎向大家说出来讨论。大家都異口同声地说:"对,对。"现在大家的集中力于赌金上 。小龙如何筹到赌金 ,他把贏来的赌金计算一下连本带䇔只有4000大元。只能赌上半场,下半场的资金还没有着落,当我们一伙人离开付账时,后面有个熟悉的声音喊道:等我一下子。"原来波叔听到他们缺乏资金,于是从抽屉里数了1千元给小龙作赌注,回到新青洋服店(大本营)已经十点了,红毛九飞一般地冲出店铺,跑上三楼老家,一会儿又拿了一包钱下楼,把一千元交给小龙作赌本,还差二千元怎么办,?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大家还是束手无䇿,墻上的时钟敲了十二下,赌场暂时停止营业赌客们纷纷离场,有的喝茶聊天,有的讨论扑克牌大赛的优势,最后通牒,陆叔已经搖摇領先,其次是4、5号赌客,小龙准备扛大旗。经过三十分钟打扫和布置后,B座的赌场換然一新。最后十分钟将要开始时高佬泉(泉叔) 宣布:"荷官(伟仔)因车祸,不能及时赶到,现在由后补荷官(强仔)代替,有谁反对,请大家投票决定。"陆叔有点儿坐立不安,赌外围的赌友也开始骚动,排名榜有点更换,陆叔依然领先群雄,而小龙却连升两级,赌注也开始更动,这时强仔(荷官)如热锅上的蚂蚁,还看不到小龙的踪影,他灵机一动,立刻冲上厕所的阁楼,只见小龙慢条斯理地从阁楼下来,強仔立刻冲上前,擁抱着小龙说:"东风、六兄弟。"把一包钱塞进小龙的裤子里。这时候,小龙才猛然想起作者(幼虎)猜测没错。于是不动声色走到B座赌室3号座位上,想起师父的格言:天、地、人和、有赌必胜,胜莫骄、败勿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以不变应万变的心态,等候应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