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校长的利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第三学段开学了,第一个星期六召开各组会议,副校长主持华文会议,吴副校长以气势凌人的态度召集会议,他告诉大家关于校长查问的亊,我已经告诉校长。但是有一个人背着我做一些不应该的亊(讲到这里,我们几个人都以为他会责怪胡老师,可是他怒气冲冲地冲向我面前,準备要打㚙似的流氓举动。Mr.Chee见势不妙,立刻叫," 吴先生,"接着又听到"泠静,有事慢慢说清楚,何必迫人太盛。"这时,每个华文老师都注意到亊情的严重性,他们同事间相处了十多年,从来没有看到大姐(大家对她尊重李主任这样生气地大声说话。校长委派我去调查,我都不打他当作一回亊,吴先生有越俎代庖之嫌,何必迫人太甚?""吴先生,你告诉校长的那位老师是谁,是否和我的一样吗,?"我是说曾老师"胡说八道。"李主任更生气地回答。
"我说真的是曾老师做的。"李主任真的忍无可忍,由于她和同事之间合作过几次,她相信我的为人,谁发生亊情,必定坦白地提出来,而且这次又是她拜托我们四人去调查,现在已经真相大白,我都不追究他,现在又无中生有,弄到同事之间互相猜疑。好,你说真的是曾老师,请你解释清楚,还他一个清白。"吴副校长知道有一此教师支持我,战战兢兢地说:"我是说他很会打小报告,有些老师向我告状,说他时常进入牙医室,不知道有什么目的?李主任听后更大发雷霆:这事又是谁向你打小报告?”的当时为什么你不和校长一起冲进去,看他们在搞什么?上星期六下午一点左右,我看到他们四人进入牙医室,为什么你只针对曾老师,还有Mr欧阳、Mr.Chee和Mr.Lun。这时,马来组的会议结束,"知道为了我的亊。争论不休。三苏里和阿哇也想知道结果怎样。便和其他英文老师讨论。"我现在要知道他做什么,应该向我报告。Mr.Chee插嘴说:这是你们两的私事,私下觧决。吴副校长又听到又有另一种声音帮我说话,忽然大喊:"什么?!"Mr.Chee也很生气地回敬他"我说大家撕破脸,都没有好处。
"准备离开会议。我于是站起来说:繋铃者还至觧铃人,即然副校长把我看得这么重要,我只能向各位华文同事保证:我不是空降部队,各位同事请放心,我转到这里时第一位老师就是李锦绵,他是我的同学,第二位就是严思胜TTC同学表明我的身份,我是辅助学校老师,是一位掛单和尚,我的寺庙在爱同学校的和尚,拜神求佛都要回去碧山总校。但是不如亊常七八,总是不如意的亊环绕着我,今天多得几位老师申张正义,替我辩解,非常感激,既然见得光的亊,为什么要隐満,我太太本来是光道小学女护士,和肃励小学女护士同属于卫生部管辖。与教育部没有关连,她们的流动性很強,当同事间有急事或申请产假,她们就互相协助,在一年多前,她的同事的男朋友出国深造,便辞退了工作。卫生部就派她来服务,当时,我便把这件事告诉Mr.Chee.和李主任,他们认为与我的工作,没有关连,最后请教Mr.Hon.向校长请示。Mr.Hon.很高兴地告诉我,于是他连同Mr.Chee.和太太一起拜访校长,说明来意 ,虽然没有三书六礼,也箅是拜过正堂,名门正取,光明正大。並不像某些人偷偷摸摸,爬篱笆进来。如果说要得到官方准证 那不是脱䃿放屁,井水不犯河水,多止一举。这吋候有两位马来同事知道我被查问,森树里和析故阿哇也进来为讨公道 。
尤其是森树里,他说:"我也跟着Mr.Chun9进去,为什么不调查我。难道我是马来教师吗?阿哇女马来文老师说:谢谢,Mr.Chung和森树里的协助,这一年半忆喝了上帝赐绐我们马来同事和华文部的茶水,我记得有一句成语说"饮水思源",同事们听她用华语说出成语,都拍手说Good。她接着说:下次是否有水喝已经不重要,但是还是谢谢你,Mr.Chung,加油!!李主任再次的讽刺说:
"吴先生,刚才两位同亊一记录在案。"他说是自己的误会,对不起。会议结束后,大家议论纷纷,向我问长问短,但是却看不见胡老师。胡老师到底是何方神聖,身高一咪五五左右,头戴四五百度的黑边近视眼镜,五十岁左右,以为这次偷鸡摸狗之亊,可以满天过海。
李主任的好人好事,抱佛脚着"得饶人处且硗人"、但是绝不会让"黑狗偷吃白狗当灾"的人得逞。只是自己走的是瞎棋,看不清自己的瞎点,但是他忘了旁观者清。开始时我们只是好奇,因为没有伤害到别人,只是查出真相,没想到越演越出轨。当事者,或有正义的人,不管是语言、种族都义不容辞的反击。老实说,我是非常感激同事及马来同事不分种族仗义扏言,但是我对吴副校长的处理事件的态度,真的幼稚,不敢恭维。最底限度,也应该向大家说声对不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