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选购新的长尾鸟

张先生在回家的路上和我聊了起来,他受过高深的教育,Captain Yeo在华中授教育、Captain Lim受英文教育他们三人在国民服役时同为战友,Lim 和 yeo 成绩优异被升为教官,而张杰出国深造,四年后他们又在一起而张杰在珍珠坊某银行贷款部任职,上星期从洪老板问他是否在亚力山大鸟店认识,喜欢养鸟的教师 ,我吿诉他鸟店里有好多人,见面后才能肯定。所以一大清早就在这里等候。你一出现跟 Lim 和 Yeo 所形容的一模一样。看到洪老板印正正确无一误。正所谓有缘廿里(美玲路—加冷卡右)相遇,无缘对面(ABC鸟店)不相识。他想拜师学艺,问我如何训练牠。我说刚才一不是传你几招吗?教学生 ,遇到聪明伶俐的,举一反三,一点就明白 ,遇到IQ差的像牛皮灯茏 点不明。这时张杰也想起刚才所教的方法说我明白了。(各位读者你明白张杰明白什么吗?)
怎样选购长尾鸟?
1。长尾鸟雇名思义是以尾巴决胜负
每逢联邦(马来亚)人带鸟出来后,我发现亚里並非是长尾好手。当他把鸟儿握在手里时,品头看嘴,再看屁股,虽然三五分钟时间,那时只见鸟儿没气没力惊慌失措地张望。而我选鸟的方法多数参考书籍再加上自己所亲手饲养成功的壘积经验而成的。记得有一次再添乌店少东接到哥打丁宜打来的电话说大懵仔(七八月大)尾巴弓形,软尾开价五百元。货一出门不得退货。再添向雀友推销,每个人都打退堂鼓,大失所望。他却联络不到我,已经过了一星期还是无人问津,后来我从邻居亚光(史特玲路16楼)通知我,原来是六月学校放长假一个月,教师们连续召开各小组会议直至一个星期为止。所以没出门访友。於于在隔天刚好是星期一正真假期开始。安排两个儿子去拜访奶奶,然后到ABC鸟店,见面后长话短说经过分析后,来路正确、熟客可靠,下午可联络到他 最后我出价四百元。下午再等电话,一言为定。到了下午果然电话来了,再添一面谈话一面看着我微。星期三交货,好,好。放下电话向店里的朋友喊话说,四百元成交。在当时又是开记录,从来没有人敢不看货就付钱,这就是长尾鸟的新记录。谈妥后再添叫我到印度摊喝拉茶,然后对我说对方肯减一百元。现在只售三百元。为什么又少一百元,再添说:是朋友就不要再问。"我也回敬他一句话:"你做亊,我放心!"这几天回复我往日的习惯,雀友们知道这消息后,都想知道,这只鸟到底是何方神聖。有些朋友叫我放弃福安三少东陈先生,私下对我说:"烂船都有三分钉(是物有所值)如果不喜欢,可以转让给我。"为什么当时不答应下来?"我出价四百元,对方不接受。哦!我明白了。读者注意!作者明白了什么。你又明白了什么呢。
题示:一种米养百种人。星期三很快就到了,好奇的鸟友也在鸟店里等待着,到了下午三点,有一辆破旧的汽车停在大路旁,车主从车内提了两个鸟笼一个笼子放了五只大懵仔,另一个笼子里有一只十个月大的大懵仔。他交给再添验证后说:"是谁买的?"再添向他介绍买主之后,便把大懵仔生活习惯,一清 一楚的记录下来。交给我,並且交待我,“恭喜你,先生,欲速则不达,慢慢饲养 ,不要太急。”收钱后立刻转身离开了。我也从五只大懵中选了2只总共四百元。再添答应照顾二,三天,习惯环境才拿回去饲养。到了五点多,太阳将要西下.茶点时间过了,麟基才有时间观赏这只新鸟后,在再添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就拿冲凉笼替牠冲凉。他把鸟笼布蓋在冲凉笼上。鸟儿无论在什么情况也不飞进笼子里。我左思右想,牠的一举一动,都不像是一只野生的大懵仔,应该是饲养、七八个月巳经换过一次大毛的大懵哥,心里有说不岀的快乐。暗暗自喜。就叫麟基拿开鸟笼布,再捉了两只小丬蚱蜢,拔掉翅膀,,丢进冲凉笼里。牠发现蚱蜢,,立刻发出雄亮的哒哒哒的叫声.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冲凉笼里,一口咬着两只蚱蜢,兴奋地向着我们示威 ,立刻吞进吐子里,然后头儿鑽进水里,旁若无人似的作日光浴,十分钟后,麟基走来问,牠肯下水吗?我说0k啦,大懵哥已经扒在笼子里晒太阳。这时候我很肯定这是一只好鸟,还有鸟主向咄咄细语时的态度,还把小纸团塞进我手里时,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于是我向再添说明来意,试试看怎样饲养,再不行才拿回来。
2。区域性:
梹城、北海、吉打、怡保、吉隆坡、彭亨、麻坡、马六甲、马口、哥打丁宜等,其中以梹城北海和彭亨最吃香。有一回,六月假期,邻居带我和两个鸟友北上寻宝(名鸟)为期一星期。他先带我们到北海,鸟店不多,倒是遇到不少新加坡雀友。我们到了梹城。下榻于东方酒店四天。当天下午,除了参观名胜古迹,如:蛇庙、極乐寺、升旗山,尽入眼里,吃尽当地的美食如:梹城叻唦、椰子汁,到了晚上,便到梹城海滨,这里是游客必到的地区,食物摊五花八门 ,华人喜欢吃的,应有尽有尤其是马来砂爹羊肉鸡肉牛肉烧烤的香喷喷,另人涶言三尺。再加上啤酒 真是人生一大乐趣。为了明天登上,早点回去旅店休息,到达旅店后,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淸晨五点。叫醒三位同伴吃了早餐,向着旅店背后的羊肠小径上山去。凉风习习吹着,夹着海风吹拂着脸儿,虽然穿着运动衣,还是非常有诗意。在沿途中,幸亏路不陡。晨运者不分男女老少,爷爷奶奶们携幼带老,陆陆续续从海边的另一条泊油路连接而来,有如新加坡万寿山彩鸟所一样。在山腰,三五成群地作各种活动。在凉停下挂着十多只长尾鸟。有的叫大喉,有的唱中喉。实在大失所望 只好祈望明天会更好。接连三四天,,一天比一天差。最后硬着头皮,向一位前辈似的请教。我们把来意告诉李老伯,他告诉我们来得不适时候,高手们都到深山去捉大懵鸟。回到旅店后,有位老马识途的雀友提议北上泰国(合艾)可能有收获。幸好旅店职员告诉我们:如果包德士毎位收费二十元乘㘴小型巴士收费每位十二元。省了三十二元。行程只须一小吋左右。到达合艾街坊市场,果然看到有三摊摆放着十几笼的鸟儿,吱吱喳喳叫个不停。再仔细观察都是高冠鸟(木瓜鸟)
,白眼圏(青丝鸟),价钱相当合理,但是必须整笼鸟买,例如一笼里就有五只木瓜鸟,不可挑选。长尾鸟也有三笼,每笼有三只,这种些鸟比ABC的新鸟还差的多。摊主告诉我们,要买好鸟星期日才有,这次又扑了一空,空手而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