炳记飞象过河主持正义(成人之美)


炳记很生气地说:快说出主使者來。他们还是咀硬,不说实话,弄得炳记气怒了,你们几个好好给我听着,不要欺人 太甚,如果不把事实真像说出来,我就用江湖规则处理,””什么?教练回应,”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听好!双倍奉还,"太极舘教练大家疆持不下,正想劝觧时,“炳哥,对不起,小弟耽误了。”一个彪形大汉跑了进来,看到美美父女两人也在场,美美这时才哭丧着脸似的叫一声叔叔,老爸也向他称兄道弟,近来好吗!讬福、讬福。教练看到神秘人物也来了。以为来了救星,正想替他们滋事者出头,原来这位刚进来的是太极武舘舘主兼总教头,是炳记特别请他来处理这亊的,现在,却看见世侄女及好友也在场,而这位好友又是他的衣食父母(武舘三楼及天台都是他借用的,)简直是老虎头上……又听到炳记严词追问,还是不承认。”全部给我下跪,再不承认。施行家法,敝护者罪加一等.”舘主喝声大骂。这时他的教练才醒悟,自己表错情,承认自己处理不好,只听一面之词,差点把亊情搞砸。便命令他们下跪求侥认错。並请求在坐的朋友多多包涵,敬请各位原谅。几位滋亊者向各位赔不是,只听主使者片面之词,义气用事,而主使者承担一切的罪行。这时,炳记松了一口气,为了还给受害者一个公道之外,还要受害者的医药贯和心灵的创伤,两个各赔一百元给受害者並且摆三桌酒席赔罪。“不行,罚得太轻,而且伤害到很多人 劳师动众,本来家醜不 可外扬,俗语说:"子不学,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他向炳记请求让他来处罚他们。接着说:不知者无罪,但教不严却无法交待。何况更对不起老友、兄弟和侄女无礼,纠缠、骚扰,简直持有其理,大滚蛋。从此以后,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进入黑街一带。如果重犯,必定严厉处罚,现在必须倒茶认錯,以求原谅。虽然是初犯,而且伤者受点轻伤,但理亏后还想伤人,逃避责任,这是小人所为也。舘主倒茶代替他们谢罪后,便命令教练好好管教,让他们先离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