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牛车水五虎生长的地方

平时我们玩游戏的地方就在这条屎巷(小巷),这条小巷折除74号而成的(士敏街72号新青洋服店、74号及76大益行)。这是我们生长、及成长的地方,那里没有美丽如画的山河,更没有牛羊在吃草。我们的家在陋巷,但是,陋巷是我们的天堂,可以穿越横街、通过小巷,无忧无愁度过童年好时光。红毛九(大虎)住在新青洋服店三楼、虾头(二虎)楼下阁楼.作者(幼虎)楼下前房。三只小老虎,不知世界怎么样,只知陋巷是天堂,跳飞机、玩水枪、捉迷藏、东奔西跑乐淘淘。但是74号屋子平白析除呢?当时,牛车水 一带的居民还没有抽水沖洗厕所,还是像其他落后的地方,采用马桶,被折除后,方便粪车进入后巷,每天淸早收集粪便,运送到化粪池去清理 因此居民称为屎巷 "粪巷"。这时,每天下午五点以后,成年人利用被拆除后的横梁木钉成一个四方形的篮球圈,架子虽然比篮球架高出许多(大约有2楼),再加上没有汽车行驶,不管是年靑人或小朋友都玩得不易乐乎。
"屎巷"是我们儿童最好的天堂,每天下午二点,大家放学回家,吃了午饭,家长们带着儿、孙到屎巷,有的跳绳、有的跳飞机、有的踢球、有的打篮球。有些好赌的骇子,在地上画了一个正方形,参加者各自拿出五分钱看看虽的本领高,就䏻蠃取全部奨金,这种赌博游戏叫"丢福"。
有些智商比较高的孩子,做成赌博的游戏方法,骗取小孩们的零用钱。这种游戏工具:利用一塊2呎X3呎的箱板板粘上一张麻将纸巷,粘贴着各戏院宣传的电影广告纸上,剪下各种人物的图片,粘贴在白纸上,然后用半吋饤子钉在图片上,最后用橡皮圏围绕着,只剩下一个入口標上号数(1,2,3,4,5),看看谁的号数大决定胜负。下注前必须向摊主(地甘摊)买糖果,五分钱换取十粒糖果作为赌注,下得赌注越大,赔偿的越多,下注无限,糖果输光了,可以用现钱换回糖果。这是一种掛羊头,卖狗肉,的变形的赌博方法。“地甘摊”像雨后的春筍一样.在马路边,大街小巷,士敏街的屎巷,靠近士敏街的两条后巷的烂地摆摊。在士敏街的烂达地,就是在黄达记(金门会舘)隔壁的空地,前后街有一个半篮球场的宽阔一样,总是有一大群的孩子们在嬉戏。一个二十岁的无业流民管理“地甘”生意,登波街朱毛德兄弟及广合源街的三虎上海仔负责。这些地甘摊把小孩子的零用钱骗得一干二净。屎巷的小朋友也不例外,两袋空空地回到屎巷(五虎大本营)把这些地甘摊的来龙去脉及赌博的利幣告诉四虎,更使他们差异的事(三虎在广合源街参与这生意)。四虎决定后联合五虎(鸡虫)为地方小孩请命剷除地甘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