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不在,乱乱卖(三虎摆摊哄动士敏街头)

下午二点正有一辆大型的啰哩车驶进屎巷停下来下货,三叔亲自御驾,带了两个伙计送货来,亚明也亲自迎接,苏丝见过三叔.立刻去通知未来家翁,家父也暂时当小龙的叔叔去招待他。大约过了10分钟张老板(亚明的父亲)和苏丝也到了店里,张老板介绍家父与三弟认识后货也下完了。这时从新楼传来了锣鼓声,荣叔匆忙地点燃八呎长的爆竹迎接狮子来开幕.三叔好奇地东张西望,二哥,小龙在那里?他二哥只是微笑,没有答案,三叔转身问家父:曾先生,小龙在那里?家父也用刚才的表情和笑容向三叔点头,现在三叔才明白二哥和家父听不见他说什么。爆竹声停了只见舞狮者站在叧一个队友的肩膀上舞着各种表演姿式。然后掀开摊位上的红纸显出源头货、老板不在、乱乱卖布条招牌,狮子讨红包后掀开狮头后,原来是牛车水之虎(小龙)围观者都热烈鼔掌。小龙跑向前和四位长辈握手。非常感谢三叔出钱出力支持我们,然后也介绍舞狮尾的基仔和作者玩伴新仔(少年鼓手)介绍给三叔认识。三叔告诉小龙说:“地点非常好,大家好好干吧!有问题来找我。”三叔和二哥离开后八个人分工合作把年货堆满骑楼用杂乱的布置方法来吸引街坊的支持。到了晚上,灯火通红十串长炮竹掛在晒布的横木上。"老板不在,乱乱卖。"郐居小朋友也加入了叫卖声,"老板不在,乱乱卖。乱乱卖。 到了晚上七点半左右,人潮最多的时候,大约有十几人光顾,乐得大家应接不暇,尤其是邻居的小朋友一唱一和:源头货,老板不在,乱乱卖,任食吾嬲,任㖒(看)吾嬲。”果然把整个场面的气氛搞得热闹闹的。到了十点钟左右,已经卖了三分之一,大家正在喘气时,张老板和三叔走到摊位前.向大家打气加油,亚明冲向前对三叔说:“你忘了戴眼镜.”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为什么要戴眼镜?” 家父不愧为三水会舘总务说:“亚明的意思,你低估了他们合作的能力。”荣叔接着报告今晚的业绩,已经卖了三分之一,还有一个多星期,存货不够。”弦外之音,三叔果然是生意人。“不用怕,老板不在,有二哥和我做后盾。”因为张老板刚才把亚明差点走上不归路的事告诉三叔,听后他看到侄子恢复信心,所以也乐意助他们一臂之力。慷慨地答应。这时,摊位收拾好,小龙提意一起吃夜宵。到了波叔的饱店,家父和张老板商量后,並徴求亚明和苏丝同意,举行补喝定婚茶给三叔,小龙也接过家父的茶杯后向三叔敬茶,波叔也以长辈身份喝茶,其实,波叔对邻居的孩子也很关怀,包了一百元红包给苏丝。小龙在波叔耳边说了 几句话后,又走到李娜面前,她也点点头,他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波叔聘请她担任櫃台收银员.看她孤苦伶仃,受她为干女儿。也同样的給她一百元红包。波叔曾经协助小龙打败地霸,分得几千元,这两个身世可怜的风尖女子,弃暗投明,值得大家关怀与协助,都为她们的前途干坏、干杯。张氏兄弟先行离开,由荣叔及家父主持检讨工作,荣叔是家父同窗好友,他是同学会主席,家父是秘书,被委派出任会馆总务。他对小龙说:荣叔做事,我放心。小龙也正式介绍荣叔是他的世伯,大家一团和气。议决以后几天的生意:a.爆竹除了新年庆祝,最重要的是元宵节,毎年元宵夜,必定是商家们争取商机的好机会,可以发一笔小横财。这问题交给年轻人策划。b.源头货:由亚明和小龙负责,隔天或每天补货.洋服店铺当货仓,可以大量存货。c,人手不足:收银处两位不足够,应该加多二.三个人手,亚明、小強和兰姐、苏丝和李娜总陀主(主管)荣叔监督。d,场面控制:由小㔫的师兄弟(龙虎武师)新仔(广顺昌四公子)也答应协助,由家父主持大局,一切问题觧决后,欢欢喜喜地回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