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结束营业


自从这批私会党接管赌场后,三山五嶽、各路英雄好汉,都想分一杯羮,由于管理的不得法,赌客时常受到威胁.大耳窿为了争生意,明目张胆的拉客,造成赌场生意一落千丈,开销庞大,入不敷出不到三个月已经欠下庞大的数目 再加上私会党各派加收保护费。有时为了一点芝麻小事,就互相欧斗闹得牛车水満城风雨。警方得到消息后,在一个黑暗的深夜十多名便衣暗探从洋服店正门破门而入来一次大扫荡,把二十多名赌客和家父也被警方扣留。经过调查后,第二天早上家父便无事释放,大扫荡后,赌徒门谈虎色变,不到一星期,便关门大吉转移阵地,搬迁至丁加奴街(戏院横街)东南咖啡茶室二楼継续营业。从此士敏街头的孩子们,又开始过着樸实和宁静的生活。街坊也恢复过着正常陋巷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