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酒荘少東(黑狗偷吃白狗並不当灾)

酒荘少东阿明17、8岁,在欧南英文中学读书,一时贪玩,结交了这群二毛子,好吃懒做,利用无知少女,让亚明嘗了不少甜头,所谓上的山多终遇虎。这只胭脂虎来头不少,是南天大舞厅红牌舞女,只有二十岁左右名字叫苏丝李,倾国倾城,人见人爱不少公子哥儿被迷倒她的石榴裙下,欲求亲一下香汗颜 .难唉,难唉。在一个夜深人静,打庠后离开舞厅去吃夜宵,突然倾盆大雨雷电交加的深夜,无家可归的夜猫子之中,有人提议到排骨王家喝酒,一群三男二女来到排骨王家,可是却少了三粒星(VSOP)烈酒,到哪里去买酒呢。后来想起亚明卖酒的太子爷酒荘。于是排骨王带着美女夜探小白脸敲门买酒。排骨王却先回家等候。这时亚明睡得正浓时听到门外有女子叫门声,好奇心作怪,打开小窗口门外下着大雨,只见外面的女子彬彬有礼地说:“你是亚明哥吗?我是排骨王的朋友来这里买酒。

可是亚朋不肯卖账:爸爸不在家,今晚不卖酒,苏丝在旁边听他们的对话,党得很风趣,看情形非本姑娘出马是不行的,于是施用美人计,淚汪汪的眼神注视着小明。这时小明从睡意中醒来,朦胧中看到一个美如天仙的大美人,穿着低胸的旗袍,又下着大雨站立在门口,楚楚可怜的样子便打开中门让俩位进来,这时的苏丝李看到这个年轻人(青毛仔十七八岁,又英俊,又白白净的,又是酒荘少东,她在灯红酒绿的场所,鬼混了两年,这个小伙子是她梦未以求的白马王子。他心想:这是我的菜,非吃不可。于是心思一动,略施小计,吩咐女友拿了两瓶三粒星,走回排骨王的家。苏丝打发女友后,对亚明说:人有三急上厕所,在新天三只小老虎,不知世界怎么样,只知陋巷是天堂,跳飞机、玩水枪、捉迷藏、东奔西跑乐淘淘。但是74号屋子平白析除呢?当时,牛车水一带的居民还没有抽水沖洗厕所,还是像其他落后的地方,采用马桶,,被折除后,方便粪车进入后巷,每天淸早收集粪便,运送到化粪池去清理 因此居民称为屎"粪巷"。这时,每天下午五点以后,成年人利用被拆除后的横梁木丁成一个四方形的篮球圈,架子虽然比篮球架高出许多(大约有2楼),再加上没有汽车行驶,不管是年靑人或小朋友都玩得不易乐乎。

"屎巷"是我们儿童最好的天堂,每天下午二点,大家放学回家,吃了午饭,家长们带着儿、孙到屎巷,有的跳绳、有的跳飞机、有的踢球、有的打篮球。有些好赌的骇子,在地上画了一个正方形,参加者各自拿出五分钱看看虽的本领高,就䏻蠃取全部奨金,这种赌博游戏叫"丢福" 有些智商比较高的孩子,做成赌博的游戏方法,骗取小孩们的零用钱。这种游戏工具:利用一塊2呎X3呎的箱板板粘上一张麻将纸,粘贴着各戏院宣传的电影广告纸上,剪下各种人物的图片,粘贴在白纸上,然后用半时饤子钉在图片上,最后用橡皮圏围绕着,只剩下一个入口標上号数(1,2,3,4,5),看看谁的号数大决定胜负。下注前必须向摊主(地甘摊)买糖果,五分钱换取十粒糖果作为赌注,下得赌注越大,赔偿的越多,下注无限,糖果输光了,可以用现钱换回糖果。这是一种掛羊头,卖狗肉,的变形的赌博方法法。“地甘摊”像雨后的春筍一样.在马路边,大街小巷,士敏街的屎巷,靠近士敏街的两条后巷的烂地摆摊。在士敏街的烂达地,就是在黄达记(金门会舘)隔壁的空地,前后街有一个半篮球场的宽阔一样,总是有一大群的孩子们在嬉戏。一个二十岁的无业流民管理“地甘”生意,登波街朱毛德兄弟及广合源街的三虎上海仔负责。这些地甘摊把小孩子的零用钱骗得一干二净。

屎巷的小朋友也不例外,两袋空空地回到屎巷(五虎大本营),把这些地甘摊的来龙去脉及赌博的利幣告诉四虎,更使他们差异的事(三虎在广合源街参与这生意)。四虎决定后为地方小孩请命剷除地甘摊。 ,然后施展她妖艳无味的功夫,弄得亚明神迷颠倒地说:这样大的雨,又冷,又是半夜,等雨停后才回家。苏丝甜丝丝地微笑,心想自从被负心郎骗后,这两年以来,从没有像今晚这样,心如止水般点燃着爱的火花,机不可失,便立刻点头答应。于是躺在美人怀里,长谈到天明,最后才让亚明来一次疯狂似的长吻別。这时候妮娜提心吊胆地拿着两瓶三粒星洋酒,回到排骨王的家准备宰杀这只肥羊。酒过三杯后,大家都有几份醉意,三名色狼,醉翁之意不在酒,虎视眈眈,而妮娜今年大约二十七八岁,是属于风骚形的风麈女子,吃得开,玩得也开 ,刚才对亚明也有猫猫之意,却给她的闺蜜捷足先登,她又是狼虎之年,下定主意先下手为強,把二青一老灌醉,上演一套"三英战吕布"。结果刘、关、张三兄弟落荒而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