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麦虫王(唐国亮)的诞生

唐国亮先生是本人的太座的舅舅,住在荷兰路客家坟墓旁,虽然是山芭却是锌板屋即使狂风暴雨袭击,也稳如泰山。可惜附近的居民被迫迁,只剩下他一家人(夫妇和三男二女)及旁边的一间屋子,租给一家,租户却养了两只大狼狗,守护着兩家人。门前有一、二畝地。
这儿有小溪流水,那儿有小小山坡,种满了各种热带水果,如榴莲、山竹、人心菓红毛丹等。鱼池成了废墟,经过一番填补后,成为五六家临时店铺装修后出租给别人做生意。如汽车修理厂、喷漆厂,收入不错。由于最近这三个星期 ,为了训练桂荷桥每天天还没亮时让牠吸取雾气,让牠接触大自然环境,舒发本性,有机会和其他鸟类共鸣。一星期过去了,果然唱大喉时一气呵成,开始有了霸气。再加上睡眠充足,草龙、蚱蜢(狮头)、蟋蟀和蚯蚓每天一种都派上用场。
只是到了星期五、六、日有山珍海味供应,让牠舒展歌喉。两星期后霸气十足,无论是跳跃、摆尾巴、尤其是在笼子底下哒、哒、哒哒的声音更加雄伟。都是唐国亮细心帮忙,才能获得亚军。至于培养麦虫真是得心应手,由于地方宽敞,把地方做得井井有条,再加上妻子及儿子的协助不到一个月的时光已经培植至四五磅麦虫应市,再过2星期,麦虫越来越听话。就这样,每月的进账,超过千一元大关,由于在山芭,地方宽敞。
其实这行业並不是一帆风顺,需要朋友的支持,销售量就大。所以就没把麦虫交给鸟店,赚率比较高。例如三少,每周向鸟店买半磅(16元),后来他向我订购1/4(4元)便宜一半,又不用买这么多麦虫,而且每星期五下午五点,准时送到荷兰路家门囗。服务周到。省时、省钱,又方便,何乐不为。到了半年时间,他每个月的收入高达二十至三千无,成为新加坡“第一代麦虫王”正式诞生。

新加坡第一代“麦虫的始祖的诞生(黄再添,ABC鸟店少东)

在一个夏日炎炎正好睡眠的下午,再添接到飞机场来电,到机场领取从澳洲空运过来的麦虫(供养鸟儿吃)每磅售价五十元,每两个星期一趟。领取后回到鸟店里,立刻打开两张饭桌在店内检取死了的麦虫,有的麦虫屍体呈黑色,有的刚死去不久,散发出臭味。五磅的麦虫,四名大汉在半小时,七手八脚,才清理干净。包装成每十条一元出售。是当时饲养鸟儿(除了草龙、蟋蟀、蚱蜢之外)最经济的食品。白眼圏每天一条、木瓜鸟上午及中午一条、长尾鸟上、中、傍晚一条、画眉鸟三、三制(因为牠的体型比其他鸟儿大),由于繁殖能力特长。有些人氏以三元一对麦龟出售,配上烈酒,可以壯阳。好奇的朋友们,毎次期待奇迹出现,但是总是不䏻如愿以嘗。空手而归。在再添参考书籍和朋友得来的经验,和几位知友公开讨论。
原来他从一本参考书中,有关鸟儿的生活习惯,发现一张照片,有一只鹊雀站在麦厂里,嘴巴含着一条虫子,再用放大镜里一看,这不是麦虫吗。再仔细一看给他发现新大陆。在这殼仑里,堆满了麦子,再加上连日下着大雨,存放在仓库里的麦子腐烂了,有些麦虫已经爬出来,有些鸟儿,由于下了几天大雨,很难找到食物,便躲到这里来,又给牠们发现殼仓的虫儿,乐不思蜀。于是由再添发号司令,分成五组,按照方法,以最快速度使虫儿成长。我是以大股东的姿态投入五十大元然后分成四组(母亲、唐国亮 、彰荣及本人)阿里、麟基、及一些好友。
首先用锌片做成一呎半正方形,高三吋,上面用木板加铁丝网蓋在上面,一来使空气流通,二来能阻止甲虫(成虫后)乱飞。三来可以一目了然观察麦虫进展过程。这些工作难不倒唐囯亮木匠出身的他。在半天内完成了两架四层架子,再加上四个滑轮,如虎添翼。可以在大厅移来移去,非常方便,由于设计好,虫儿得到好照顾,甲虫(成虫)交配后産卵,冬眠二、三天成幼虫,再过两三天成虫。这时候,可以用筛子筛掉牠的粪便然后把牠们转换新的盆子,换上较为好的麦子,上面鋪上高丽菜和红萝卜每天洒水两次 ,保持食物的新鲜。再过前后三个星期,就有收获。可以出售,每磅价格市面上的售价每磅28元,这种价格非常合理。可以抵消飞机运输费和死亡率还要高出许多。

长尾鸟荣获亚军

第一次参加1980年,由经禧联络所主办鸟雀歌唱比赛。那时候我约了国亮(妻舅父)和世盛(同事)一起去参与比赛,比赛时间是八点半,早上七点钟我小心翼翼地装上电唱机,把上次比赛中录下长尾鸟争鸣的情况,把鸟笼安放后,在沿途中开着录音机,调好音量,由低至高歌声激怒了牠,于是大放歌喉,也像比赛场面一样,互相争鸣。世盛好奇地问:“到正式比赛时,还会唱得这么好听吗?”我是以训练学生赛跑的方法来训练这些鸟儿。国亮夸张地说:”如果保持这种唱法,一定夺到银杯。
不久抵达现场。办完手续后,再去抽签,拿号码 。结果抽到上上签,中间第二行。当裁判宣布正式开始时,长尾组已经有10%缺场,陪太子读书。因为鸟儿没有得到充分的训练,来到大场时不适应场地,只能跳上跳下,或者用嘴巴啄羽毛,竖起白旗。经过半小时后,第一轮的比赛结束后 ,各个评判员把评分贴在布告板上,第一次来观战的世盛,充忙地跑到我前面,报告排名的结果。我说 :这只不过第一轮,再过半小时,最少有一半明鼓收兵。淘汰出局。果然,就有一半以上分出高低。主办当局把最高分数集中在一起,举行最后一圈的大决赛。通常在全国各地的鸟雀唱歌比赛当中,在这一回合,已经知道头三名的结果。所以比赛还没有结束,就有很多“号外”,指某某号是某某人的关系,爆料说,已经吃了“咖喱鸡”赢定。这是鸟场上游戏的黑暗。明知道有咖喱鸡。
为什么还要参与比赛?理由有三:第一种是为名而来,理由很简单,有名、有钱、有身份。如长尾良、画眉九、白眼明、木瓜李等外号。雇名思义,外来人氏都认为不值得一争,可是,以利益关系来说,确实在暗中操纵。这歺的咖喱鸡必定更加丰富,有些拿出百年的“百兰地、有的甚至酒吧厅设宴庆祝贿赂评判。见怪不怪。评判员资格值得权商。有小部分是烂竽充数,只懂得皮毛或是鸟店打工的人仕,学历与一经历参差不齐,虽然英雄不问去路,再加上主办当局 ,本来就是要联络各民族感情的平台,也是让居民参与休闲娱乐的场所。但是主办者抱着广东所说的年晚煎饼,人有我有的态度.抱着怕输的心态草草主办,草草找支持者,草草找评判员。
有些评判,拿了鸡毛当令箭,到处招摇撞骗,造成咖喱鸡越传越疯狂似的。在参与这次比赛前一个星期天,挂在ABC鸟店前的一棵大树底下,在凉风习习、汽车和行人川流不息的情况下,施展牠的才华。无论羽毛颜色、跳跃摆尾,站立都非常出色,每当我吹起“血溅桂荷桥的曲调时时,牠不参思索,唱着四部曲惊动了全场的人用奇异的眼光看牠。平时我很少带牠出来亮相,这次果然艺惊全场,朋友们对我的评价另眼相看,有的朋友说借出名贵的鸟笼,有的好意提醒我:成者为王 ,败为寇。我坦白告诉好友们,试探一下:经禧是鸟壇上名符其实擂台。采用普通人用的鸟笼、鸟杯应战。
第二种评判员 :要让爱好鸟雀人仕认同,真正好鸟,不受咖喱鸡所影响,出高者所得,即使让別人的鸟雀跳下笼低或者站立在棍子上一动也不动,只是唱中喉唱个不停的鸟儿撞进三甲。这些评判明目张胆,得意洋洋的成为护送者。要剷除这种鸟壇怪现象是轻而易举的事:(另外分析)第三轮决赛开始,有些参赛者到了这一圏比赛,都认为自己的鸟儿进入十強已经心满意足地准备打道回府。下意识不甘願地靠近我的宝贝那儿,有些鸟主已经分出头二三名,开始标价:5号三千元 ,4号二千元8号一千元。忽然间看到一位白衣白衭的林金山部长来观赏前三名的长尾鸟。群众热烈鼓掌欢迎 ,有些参褰者不满,大喊咖喱鸡!有些人附和:咖喱鸡、咖喱鸡。
这时候我乗着人群中拍掌、再次利用双手,以母指和中指弾出得、得、得的声音,看到牠的主人也发出哒、哒、哒哒。我立刻吹血溅桂荷桥四部,牠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全场的参赛者,也跟随着牠唱了四部曲,这时有不平者则鸣,大喊重審、重審,其他附和着,咖喱鸡。,林部长看了成绩单后,再观察其他鸟儿的表现都胜头二三名一筹,很不满地向主办者示意。十分钟后,成绩出炉了,结果10鸟夺冠军,血溅桂荷桥亚军。所谓头二三大跌至四五六名。在热烈㪈掌中部长笑了,大家更加热列鼓掌在领奖时,向我祝贺,並问我的职业。刚才公务员你教师 笑着说好,好。在一片欢笑中结束了。

大懵仔:怎样训练大懵仔成为冠军鸟

大懵仔可分成三类:一,属于刚出世不久,还不懂找吃。必须人工喂养的宝宝,也是最化时间,工作人员绝对没有时间培育它的成长。因为肚子饿了就吱吱叫十五分钟后就想吃 ,你站在旁边就向你讨吃。过了一星期羽翼长大了,牠在笼子里碰碰跳个不停,这时候是施展才华的时候,在人类生长的过程中,孩子三岁定八十,开始替他开右脑和开左脑,以后不管学语文、音乐、舞蹈。都能得心应手。学习反应特别好。大懵仔这时候可以让牠离开笼子,如果你饲养两只小鸟,就不会寂寞,让牠们互相追逐、嬉戏。我们也可以用口哨作为沟通工具。吹岀“血溅桂何桥”的曲调:(得得 ,得得得BB得–)2 得得得bb得。牠了解有东西吃了非常髙兴跟随你。无论你训练什么动物,都必须用食物作为见面礼。那个时候,你要牠站就站,叫牠坐就坐。你不让牠先嘗到甜头,你命令牠时,不客气把你吞进肚子里,接着把录下长尾的中喉 ,播放出来,教导牠们唱中喉。这样又过了几天.开始让牠们接触老鸟,把责任交给老鸟,由牠来教导小鸟唱歌,开始时学着老鸟一唱一和、忽高忽㡳 ,但是曲调太长,时间也更着长,小鸟没有耐心记,两只小鬼头,一有时间,便两只斗唱,唱出自己的格调 ,有时还参杂白眼圈的叫声,更精彩的是” 把血溅桂何桥的四句音乐,完全演唱出来。实在令我惊奋。
第二种大懵已经长大了,大约二个月至三月,几只小鸟在树枝上嬉戏、追逐。一不小心掉落在捕鸟者的陷阱里,这种小鸟己经开始学习各种知识。结果鸟祘不如人祘。这种鸟最少五十元以上。选购时要注意:1,这时的小鸟雄雌难辨,牠们都会唱中喉,雌鸟长大后就不唱了。雌鸟毎只五元,所以选购时特别小心。
a.羽毛:注意小鸟头部的羽毛头大扁平,羽毛呈深蓝色(包公像)。
b.尾巴的羽毛要软越杂乱越好。若是整齐至三吋长,养大后尾部最长也不超过七时长。尾巴太重,站立姿态不美。
c.足都长。
d.好斗,牠是黑白鸟同一家族(好斗),长大后必有作为。
第三种大懵:已经可以脱离家族 ,独占一个山头,自立门户,开始施展本领,但是遇到强敌时还是需要依靠父母的支撑,把強敌赶出山头。多数是以父母为邻 ,一叫百应。根据捕捉长尾鸟的长者告诉我们,有时跟随他们到膠园里吸取经验。看他们如何施展捕捉大懵仔。手里拿着1两只老鸟,一雄一雌,雌鸟绑在笼子外,只能在笼子旁绕来绕去。裝着恩爱的情侣谈情说爱。在大树旁 放着一个铁罐,里头有长尾鸟的资料。不到十分钟老鸟发出求偶的歌声,惊动了大懵仔,不管三七二十一飞下来,以英雄救美的姿态扑过去。啪啦一声。动弹不得。束手就擒。如果当时有摄影机拍摄下来。真的如鱼得水,不虚此行。

怎样选购新的长尾鸟

张先生在回家的路上和我聊了起来,他受过高深的教育,Captain Yeo在华中授教育、Captain Lim受英文教育他们三人在国民服役时同为战友,Lim 和 yeo 成绩优异被升为教官,而张杰出国深造,四年后他们又在一起而张杰在珍珠坊某银行贷款部任职,上星期从洪老板问他是否在亚力山大鸟店认识,喜欢养鸟的教师 ,我吿诉他鸟店里有好多人,见面后才能肯定。所以一大清早就在这里等候。你一出现跟 Lim 和 Yeo 所形容的一模一样。看到洪老板印正正确无一误。正所谓有缘廿里(美玲路—加冷卡右)相遇,无缘对面(ABC鸟店)不相识。他想拜师学艺,问我如何训练牠。我说刚才一不是传你几招吗?教学生 ,遇到聪明伶俐的,举一反三,一点就明白 ,遇到IQ差的像牛皮灯茏 点不明。这时张杰也想起刚才所教的方法说我明白了。(各位读者你明白张杰明白什么吗?)
怎样选购长尾鸟?
1。长尾鸟雇名思义是以尾巴决胜负
每逢联邦(马来亚)人带鸟出来后,我发现亚里並非是长尾好手。当他把鸟儿握在手里时,品头看嘴,再看屁股,虽然三五分钟时间,那时只见鸟儿没气没力惊慌失措地张望。而我选鸟的方法多数参考书籍再加上自己所亲手饲养成功的壘积经验而成的。记得有一次再添乌店少东接到哥打丁宜打来的电话说大懵仔(七八月大)尾巴弓形,软尾开价五百元。货一出门不得退货。再添向雀友推销,每个人都打退堂鼓,大失所望。他却联络不到我,已经过了一星期还是无人问津,后来我从邻居亚光(史特玲路16楼)通知我,原来是六月学校放长假一个月,教师们连续召开各小组会议直至一个星期为止。所以没出门访友。於于在隔天刚好是星期一正真假期开始。安排两个儿子去拜访奶奶,然后到ABC鸟店,见面后长话短说经过分析后,来路正确、熟客可靠,下午可联络到他 最后我出价四百元。下午再等电话,一言为定。到了下午果然电话来了,再添一面谈话一面看着我微。星期三交货,好,好。放下电话向店里的朋友喊话说,四百元成交。在当时又是开记录,从来没有人敢不看货就付钱,这就是长尾鸟的新记录。谈妥后再添叫我到印度摊喝拉茶,然后对我说对方肯减一百元。现在只售三百元。为什么又少一百元,再添说:是朋友就不要再问。"我也回敬他一句话:"你做亊,我放心!"这几天回复我往日的习惯,雀友们知道这消息后,都想知道,这只鸟到底是何方神聖。有些朋友叫我放弃福安三少东陈先生,私下对我说:"烂船都有三分钉(是物有所值)如果不喜欢,可以转让给我。"为什么当时不答应下来?"我出价四百元,对方不接受。哦!我明白了。读者注意!作者明白了什么。你又明白了什么呢。
题示:一种米养百种人。星期三很快就到了,好奇的鸟友也在鸟店里等待着,到了下午三点,有一辆破旧的汽车停在大路旁,车主从车内提了两个鸟笼一个笼子放了五只大懵仔,另一个笼子里有一只十个月大的大懵仔。他交给再添验证后说:"是谁买的?"再添向他介绍买主之后,便把大懵仔生活习惯,一清 一楚的记录下来。交给我,並且交待我,“恭喜你,先生,欲速则不达,慢慢饲养 ,不要太急。”收钱后立刻转身离开了。我也从五只大懵中选了2只总共四百元。再添答应照顾二,三天,习惯环境才拿回去饲养。到了五点多,太阳将要西下.茶点时间过了,麟基才有时间观赏这只新鸟后,在再添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就拿冲凉笼替牠冲凉。他把鸟笼布蓋在冲凉笼上。鸟儿无论在什么情况也不飞进笼子里。我左思右想,牠的一举一动,都不像是一只野生的大懵仔,应该是饲养、七八个月巳经换过一次大毛的大懵哥,心里有说不岀的快乐。暗暗自喜。就叫麟基拿开鸟笼布,再捉了两只小丬蚱蜢,拔掉翅膀,,丢进冲凉笼里。牠发现蚱蜢,,立刻发出雄亮的哒哒哒的叫声.不管三七二十一冲进冲凉笼里,一口咬着两只蚱蜢,兴奋地向着我们示威 ,立刻吞进吐子里,然后头儿鑽进水里,旁若无人似的作日光浴,十分钟后,麟基走来问,牠肯下水吗?我说0k啦,大懵哥已经扒在笼子里晒太阳。这时候我很肯定这是一只好鸟,还有鸟主向咄咄细语时的态度,还把小纸团塞进我手里时,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于是我向再添说明来意,试试看怎样饲养,再不行才拿回来。
2。区域性:
梹城、北海、吉打、怡保、吉隆坡、彭亨、麻坡、马六甲、马口、哥打丁宜等,其中以梹城北海和彭亨最吃香。有一回,六月假期,邻居带我和两个鸟友北上寻宝(名鸟)为期一星期。他先带我们到北海,鸟店不多,倒是遇到不少新加坡雀友。我们到了梹城。下榻于东方酒店四天。当天下午,除了参观名胜古迹,如:蛇庙、極乐寺、升旗山,尽入眼里,吃尽当地的美食如:梹城叻唦、椰子汁,到了晚上,便到梹城海滨,这里是游客必到的地区,食物摊五花八门 ,华人喜欢吃的,应有尽有尤其是马来砂爹羊肉鸡肉牛肉烧烤的香喷喷,另人涶言三尺。再加上啤酒 真是人生一大乐趣。为了明天登上,早点回去旅店休息,到达旅店后,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淸晨五点。叫醒三位同伴吃了早餐,向着旅店背后的羊肠小径上山去。凉风习习吹着,夹着海风吹拂着脸儿,虽然穿着运动衣,还是非常有诗意。在沿途中,幸亏路不陡。晨运者不分男女老少,爷爷奶奶们携幼带老,陆陆续续从海边的另一条泊油路连接而来,有如新加坡万寿山彩鸟所一样。在山腰,三五成群地作各种活动。在凉停下挂着十多只长尾鸟。有的叫大喉,有的唱中喉。实在大失所望 只好祈望明天会更好。接连三四天,,一天比一天差。最后硬着头皮,向一位前辈似的请教。我们把来意告诉李老伯,他告诉我们来得不适时候,高手们都到深山去捉大懵鸟。回到旅店后,有位老马识途的雀友提议北上泰国(合艾)可能有收获。幸好旅店职员告诉我们:如果包德士毎位收费二十元乘㘴小型巴士收费每位十二元。省了三十二元。行程只须一小吋左右。到达合艾街坊市场,果然看到有三摊摆放着十几笼的鸟儿,吱吱喳喳叫个不停。再仔细观察都是高冠鸟(木瓜鸟)
,白眼圏(青丝鸟),价钱相当合理,但是必须整笼鸟买,例如一笼里就有五只木瓜鸟,不可挑选。长尾鸟也有三笼,每笼有三只,这种些鸟比ABC的新鸟还差的多。摊主告诉我们,要买好鸟星期日才有,这次又扑了一空,空手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