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励学校(山水有相逢)

过了一年多无忧无虑的教学生活也和学校的同事打成一片,尤其是和马来同事,都利用各自的优势和环境。以英语交谈。自从高中毕业后十多年 没有开金口说英语,开始和冋亊用英语讲话时,每一句都思考一阵子,用正确的文法和完整的句子表达出来。后来和马来同事对话时都是用简单的词语和我交谈。尤其是亚默令(马来源流)和三苏里(马来族巫文教师英文源流)教会我改用简单词语对话。因为华巫文敎师上下课和休息时间一样,在办公室接触多了(每天有两节或三节时间休息),又加上去上英语初级班,少了其他锁碎的工作,如代课、主持升、降旗礼、上、下课学生排队次序等。这些工作都是由上、下午班SA主任委派的好花不常开,好亊不常来。
每间学校每五年,教育部派视察团到学校视察及协助救员解决工作的难题。在华校从来没听过这名词,校长接到通知后如临大敌般召集各部门主任,召集组员讨论对策,华文部李主任却心怀大志,无动于衷,就在星期六华文小组会议上告诉我们。这次视察校长行政方针,不是视察个人教学。只要实话实说,不用委屈求全。如有差错,我会承担一切。散会后,同事们介绍李主任的履历,她是全日制教肓文凭班毕业生,和我敬爱的前辈周经宛、陈宽怀 、高平心等老师。都是教育文凭斑。而且也是双语人才。很得华文部同亊的爱戴,在工作上遇到问题,必定和校长理论。她年轻貌美,嫁入豪门,上下班有司机载送。星期一早上,校长、上下午班SA各部门主任等守候大门,全校师生鸦雀无声等候视学官涖临。升旗礼后,发现六位视学官中有一位熟悉的面孔。我从心底暗中细语,"糟了,难道真的山水有相逢。
我便把李的事情告诉Mr,Chee。他说:"观察一下,是否有私人恩怨,然后我也把这亊情告诉李主任,以防万一。一小时后召见各主任,视察校长的行政及管理。经过一两天的高层会议后,李主任召集华文部会议说:"先针对校方的行政发表意见。PSLE第二语文及格率:100%,我们都爆以热烈的掌声,互相鼓励。"但是李主任接着说:李视学官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只不过达到全国水平罢了。至于A(特优)却比全国低。必须如何加强语文教学。这次讨论如何加強语文水准。这时候,老师们议论纷纷,有些同事认为息事宁人,有些却认为身为一个视学者,即使不是出至内心的话,也不应该向华文部全体同事泼冷水。李主任说:"各位同事尽管发言,你们所提出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有什么亊我全杈负责。"MR.Chee.说:"我们应该先从"人"开始。我们从TTC就听到某人的大名"三魔之一"李主任接着说:"曾老师,亊前你对我所说: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衷告诉告,谢谢你,现在我想让其 ,他同事多了解李视学官的为人好吗?于是我便把暴风雨看教学的往亊讲给大家听。
我提议: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鬼佬)。大家听了都像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莫明奇妙。针对问题,大家行动一致,校方行政和李视学官两人所说的话前后茅循,校方认为第二语文成绩很好,每两星期上补习课,下令老师协助数学老师教数学,而李视学官认为华文成绩100%是理所当然的,必须加强华语特A水准。教师不是孙悟空要变就䏻变,到底要听从谁的话,简直无可适应。李主任及同亊们都理解我所的话,更䏻举一反三,举出更多的反抗的点子让大家参考应变。本来志气消沉的同事们,有了对策后,从检讨会变成庆祝会。咖啡、蛋糕、大包、小包样样齐备大家其乐融融,李主任把检讨问题总结后,大家签名通过。把问题抛回给总视学官。
到了第四天,经过上层讨论后发现亊情的严重性,李主任带领视学官忽然走进教师休息室里,由他指定椄见会面华文老师三位(李主任、陈家茂老师和本人。马来文老师三位(三苏里、阿默令和Che Gu Ah Wa)我们华文组三人一起会谈.。首先把自己的履历告诉高级视学官,他说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你第一印象发表意见,于是我开门见山的问他对100%的看法。他迟疑一下,我接着说很好是吗。他这时用华语囘答我说:"不是很好,是非常好。"我囘答他说:"我们的校长是英文教育的,他的看法跟您一样,非常好。所以我们上补习课兼教数学,其他教师都像"哑仔吃黃莲一样,"我好容易从別的学校转到这里,只好入乡随俗。但是,更加莫名其妙的是:华文视学官认为华文成绩100%是理所当然的。他认为特A1设有达到全国水平,还要我们加强语文教学。我现在拿不定主意。总视学官说:"谢谢,Mr.Chung,我知道你的苦衷。他立刻把话题转到陈家茂 请他发表他的看法,家茂说:我赞同Mr,Chung的说法,我是年轻一代A水准文凭,小学数学没有问题,为什么把"热球"丢给我们,数学老师怎么办?"Mr,Chung,你是旧制高三毕业,对小学数学有问题吗?我从中一开始就材用英文本(大代数),但晾是第一次和学生敎谈时发现他们的程度並非校方斦说的那么差,我和他们的级任讨论后。他交待我把他的习题交给他们,做完后不必改正。
我也认为华校和英校的演习不一样。但是总觉得浪费自己的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我要你们三人给我一个明确的意见,我们要校方继续教数学还是要恢复以前的方法去做?我毫不迟疑地表示说小舅打灯笼,视学官会意地说照旧。李主任说我想知道其他教师怎样?他幽默地回答:标准答案"差不多"。最后还有疑问吗?我说:李视学官说100%及格还不䏻达标是包括你们的看法吗?早上有两个同事向我提出同样的问题,但是问题必有两面,可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说话的人在时间、地点和场合。有的自以为是,有位男同亊说"学院三魔"其中一位女同事说有一次听说某某人来看教学的前一天,害得她整夜看天花板,结果七项平语中5比2死定,以为实习不及格,必须重修。公布成绩时却过关。
真是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我坦白对高级视学官说:"本人就是受害者之一,亊情发生在两年前,在大雨中看教学,哦!我知道了,林子平是我的同学,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萍水相逢,拔刀相助的教师。好,现在问题不是出现在你们的老师身上,而是在沟通及传达去了差错。好!现在发现问题,我们会向校方提意,在此祝大家生活快乐。囸到办公室时,遇到马来文同亊,三苏里微笑地说: "藓马打落。"意思是全部说出来。到了最后一天(星期五),召开全体会议,等到全部视学官讨论后,才把议决公布。

做事一帆风顺,得心应手

自从转入第二语文老师后,再加上政府的教育政策改变,凡是O水準的学生,必须第二语文及格,才能继续念A水凖,若是要进入本囯大学,也同样要第二语文及格。要不然 ,你的成绩怎样好,只䏻望门轻叹,早知如此,行必当初。那时的我,好像受宠若惊,太太的两位同亊的儿女各两位,都找你当他们的补习老师,更夸张一点的亊,有一个远房亲戚,儿子正在幼稚园上课,也来当他的家教老师,结果长大后成为一名律师。
旧同亊(英文教师)的儿女知道我上门补习,因为她的家在淡申路七英哩半的教师园里。交通不方便,只䏻毎星期补习一次,每次两小时。晚上一三五上冂二四在家补习,平均海年有十四名收费由75元至100元。毎月1千元的补贴费,足够我们一家四口开支及每月一百元的汽油费何乐而不为。同事们互相照顾,尤其是上课外活动(张冠李戴,瞒上不瞒下,各自为政,瞒天过海。这样混乱了两学段。这假期终于来临了。
上午班SA.’Mr Hon.代表STU慰劳会员 ,席开两桌酒席,以及NTUC人寿保险佣金慰劳20名同亊。由于其他华文部同亊认为功不受禄,我是新移民刚转到英校教不懂得窍门既然受到前辈(上司)及同事的照顾,于是飄飄然地参加聚餐。㪚席后又得到NTUC所赠送的雨伞及STU赠送给会员的纪念品,真是满载而归.回家思索及打电话联络旧同事,都认为应该加入STU为会员。于是我约了MR Chee,一同回去肃励小学找,找Mr Hon加入和两个同事参入STU会员,又买了,储蓄保险15年,然后我和他们走光道小学,介绍我太太並且替两个孩子买了进大学时的储备金。现在是SCU和STU的会员。可以安心的教学了。第三学段开始了,两星期后,MR Hon 叫MR Chee亚默令(马来文同事)和我参加教育部主办的初级英文课程,为期一年。
可以免去一切的课外工作。亚默令又是ECA田径负责人。三人无形中成为好友。无忧无虑地教学,比起去年在益民教学时战战兢兢 ,路途遥远,学校环境差,视学官的霸道。当时正想打退堂鼓。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明友,他们都说我好命,我却认为自己遇到很多贵人 ,以真诚的心对待事情,俗话说:敬人者,人恆敬之,爱人者人恆爱之。出外靠朋友。这可能是从小时“五虎中”培养岀来的个性.又可能是因果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