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无可否认,经过教育部专家的细心研究及创意,为了使更多双语教师得益不浅,也可以減轻校长的锁碎工作,同时也可以沟通华文教师对学校行政作为桥梁,解决教师的日常生活上的问题,如教师们身体不适、儿女生病、家中成员发生意外,在辅助学校,向校长请假,同亊们必定伸出援手,只要把教案交给书记,她会按照教案交待给代课同事进行教学,甚至协助你批改作业。有一次,上课时忽然接到家母的電话通知我立刻到中央医院,家父被一辆巴士从后面行驶而来,失去控制,撞上人行道,把家父撞倒,不醒人士,校长吩咐Mr.Tan(英文同事)好友,驾车从淡申路到中央医院去,这种真挚的同亊,真使我终身难忘。
尤其是在封建迷信的社会,在农历新年前两天,家父逝世了,就在除夕那天,得到亲朋戚友的协助,一切不可能做的事,都迎刃而解。新年初一,家母特别吩咐,千万不要出门拜年。因为很多保守的人认为,新年遇到不幸或有白亊在身的人,会带来霉运。年初一向家父拜祭后,岳母吩咐我们一家四人(两个儿子)回娘家过新年,妻舅们都不受传统的教条约束,让孩子们过一个快乐的新年,由于妻子在七弟妹间排行最大,红包照发,麻将照打 ,初二又到她舅父家拜年,这是孩子们住在城市所向往的山芭,这山芭並非人们所想象的如大巴窑、大成巷、裕廊、后港、碧山亭、波东巴西等山芭的贫困,这个山芭就是座落在荷兰路与武吉知马路六英里交界处.到处都是私人住宅区的客家墳㘯,也就是当年武吉智马火车站旁沿着火车轨道而建的十多间锌片屋子,山芭真正 的入口处在7英里火车天桥与金文泰路(义安工艺学院)交界处,当时还有金文泰青年收容所。
由于这是马来亚铁路局的土地,新加坡政府曾经征收附近的住外。単独不䏻动摇他的房子由于地理环境优越,屋前曾经拥有一个大鱼池。随着铁路而种植着的五六棵榴莲树以及前住戶遗留下来的红毛丹树、甘蔗园、木瓜树和屋前孩子们所垂涎三尺的两棵长年结果、又甜又大粒的仁心果,每逢节日聚会时,最先到达的是唐家的外甥们(唐家五男三女,岳母排行第三)像猴子般到处采集水果,总是满载而归。年初三早上,接到校长的邀请,到他家里团拜,在大家𤦂意难却之下,打破传统的旧观念和迷信去向同亊们拜年。可是,转到英校时,有些副校长因为双语方面占优势,在人亊方面却不敢苟同,不像科主任这样澈低了解同亊间的特长及弱点只䏻坐在办公室旁闭门造车。
有些教师以为只要玩一些新花招,就䏻乘着顺风车,就䏻夾天子而令诸侯。不久后 ,本来相安无亊的同事,最近就互相猜疑,说话也特别小心。原来来了一匹千里马,善觧人意,以老马姿态,出入于副校长办公室,成为最亲近的战友(向副校长打小报告。这时的副校长对学校的情况以为驾轻就熟便牛刀初试,便请女同事进入办公室,问长问短。胆子较小的、为了息事宁人。不和他辩觧。有些却破口大骂:"我老公在那里工作,关他屁亊。
"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胡老师刚从别校转来这里,已经有六个月了,与副校长有相见恨晚,经常出入他的办公室,在一次的常年会议中,校长提问上下午班SA.”有一位华文同事,假期回来替学生补习非常勤劳,我坐在办公室里都听到那位老师的教学,请问两位SA及华文部主任,你们知道是谁吗?结果六目眼光都投注在我身上,因为学校假期中,最常去学校的老师就是我,每天三次,因为学校虽然放假,可是卫生部的学生牙齿诊所的护士是最忙碌的,很多家长乘着假期之便,带孩子来检查。由于学校歺厅没有营业,午餐时必须到联邦道十楼小贩中心用歺,来回时间要化三十分钟浪费午歺和休息时间。
我又变成负责外卖者。下班时又去接送她囘家,你说说看一天内回去学校三趟,不被怀疑是假的,这时Mr Chee.也开口说:"从他的学校课外活动记录里也只有乒乓球练习,和童子军活动,那里有华文老师回来补习。这时两位SA知道不是我,Mr.Hon说:"放假第一及二星期由我,第三及四星期由Mr.欧阳负责办公。从来没有人回来补课。这时欧阳更加生气地:"头疯的,前半段考试刚结束,还要补什么习,要补就应该在考试之前,没头脑吗?Mrs.李华文部主任非常尴尬地释试说:本来只有我、校长及曾老师三人的协议。有一次六月假期,我要去囯旅行,学校又接收许多转校生,必须要考他们的语文程度,怎样办?校长说时常看见曾老师回来学校载太太回家,有一次我叫他帮忙改两份测验卷子,他乐意地把卷子改好后交还给我还在卷子后面写上评语。我虽然看不懂写什么,经过他的觧释后我把他的评语用英文记录下來后,转交给李主任看,她看了之后,尤其是评语方面,她沉恩了一会儿,然后微笑地问,是谁批改的?校长看她的表情,开始有些错愕,后来看她好像认同。他就反问她认为谁改的,她开始怀疑是林新康老师,后来她却认为为是曾老师。林老师的毛笔非常好,钢笔字带点书法家故意在收尾时写上自己的风格,曾老师的钢笔字比较正派,笔画分明,尤其是写油印纸的格式 ,走群众路线。而且和他交谈,他对测字有深厚的认识。
"校长说:"果然给你说对。从那次开始我们三人有了默契,就是有转校生来投考,李主任不在时,由我做后轮胎。李主任都曾经告诉Mr,Chee。上下午班CA .都认为我最适当的人选。所有的部门首长、主任或老板都不欢他的下属搞小集团 。这次的亊件令李主任防不胜防,便𠄘担负责调查这件亊,然后在下次会议中告诉大家。散会后,李主任果然有大将之风,在同亊再三追问之下,还是若无其事,把亊情让同事们有不了了之的感觉。他们高层会议后,副校长好像发觉亊情的严重性,而李主任却在教师休息室里举行四巨头会议(上、下午班SA、华文学部主任和体育主任)最后,经过详细的分析,得出两个答案:吴副校长及刚转校的胡老师。
但还没得到当事人的确认。他们散会后,已经十二点半,李主任却坐在牙医室旁的长凳上等候司机来接送,我刚好从里面出来,便和她闲聊几句,她问我的看法如何。我回答她说亊情还不明朗化,等正实后才告诉她。这时候Mr.Chee也走过来约我一起吃午歺。饭Mr.Hon、Mr.Chee和我讨论后,只要再次证实,就䏻确定是谁了
。果然就在假期最后一星期的星期六下午一点正,学校的教职员工都回家了,只剩下襾位女护士留在牙医室里等丈夫来接她们。太太只好陪她到下午一点。这时候,她们听到从三楼课室传来老师教书的声音,我们(Mr.欧阳下午班SA,住在东陖福十楼、火车路旁,离开学校只不过十分。Mr.Chee、林新康老师和我四人)准备去学校打乒乓。就约好在学校对面工厂攴室喝茶,我们为了不要打草惊蛇,便分成两组回去学校,欧阳和林假装到校长室,大声谈笑,故意让他知难而退。
我和Chee就站在牙医室旁的楼梯口,以防那位好好先生乘机离开,果然真相大白,只见胡老师紧张兮兮的样子,东张西望低从楼上下来,想绕过牙医室上去办公室找副校长,他的办公时间是到下午二时。欧阳接到护士的电话后和林老师飞奔地冲上四楼的课室,老师去小便,十多名四年级学生在自修。气得他差点七孔生烟,这是他下午班的老师,林老师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一起下去了解一下。我和Chee祘准时间,打开牙医室的门与胡老师撞个正着,Chee单刀直入地问:”胡老师回来上ECA吗?"胡老师怕我们识穿他的西洋镜,吱唔一下说:"去找吴副校长。Chee接着说:"哦!我明白了。"俗语说: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现在真相大白,我们不负李主任的委托,识穿真相,向校长有交待,皆大欢喜,可乐而𣎴为。五小虎的师父说:"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教师之间,用心良苦

自从教育部增派一位副校长后,开始实行后,一切琐碎的事情,都交给副校长处理,每月都要进出银行,再加上副校长多数是华文老师,对华文老师在沟通方面不再是格格不入,在人亊方面更加溶洽刚升任后为了联络华文教师也比较溶洽,召开会议也由他取代华文部主任的角色。开始一年后大家都相安无事,但是对于教师的每年排名,本来由上下午班SA负责把日常工作报告给校长,再由校长和华文主任酙后排名,这样的排名会影响到每年十二月低的5%花红。
第一年发花红前严思胜同事,𣎴知道从那里打听到有两名老师得不到花红,他和我分析可能是我们两个,他分析的有条有理,什么组长都没有担任,又是转校来的,对学校完全没有表现。我却自我安慰说:"大家对我的关照和工作上的协助,再加上每天清早五点半就搭车上学,一直到下午三四点才回到家好得多了,金钱上和时间上相比。完全没有怨言。"这件亊给MR.听到了。他问我听谁说的?l他向我觧释学校教师的排名方式,虽然由校长、上、卞午班SA及华文主任评选后,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落在ECA课外活动的表现,你三项活动都表现优异,如课外活动全校分𢦓五大队,今年全校运动会蓝宝石得到冠军,队长得二分,组员五人各得一分。
田径员得到2金1银,又添一分,乒乓球赛又夺得1金1铜又添一分总共3分,其他的教师甚至没有半分。我从MR.H0N处打听到我们参加英语进修班各得1分总共4分。全校最高的是拉默令最高7分。他叫我放心,不会有意外,我先谢谢他的关照,说严老师,己人优天罢了,应该先谢谢MR.H0N,很多亊不明白我都向他请教,你还记得他送给我们的雨伞吗?哦!我想起來了,NTUC人寿保险公司赠送的雨伞。十一月底到了假期第一个假期,各部门的主任召开研究会后都互相恭贺华文会考全部考生的成绩100%及格,年底的常年花红,全体华文老师都像祠堂拜祭祖先后分烧肉一样人人有份,皆大欢喜。

同亊之间:"防人之心𣎴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

经过这次的研讨会后,同事之间的感情更加融洽,互相关怀。俗语说的好“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教育部为了減轻校长的行政工作,加派一位副校长。这位副校长是从光伟中学教师.由于环境不适应,三天后便向教育部请求,转回去光伟中学。一星期后又派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吴老师当任副校长,开始时,和华文教师还谈得来,两年时光荏苒,转眼间在那儿四年了,光道小学由于金老师SA,搞小集团,同亊之间分党派,明争暗斗,在一个清晨七点,教育部派来了贪污调查局几位官员,到学校调查。凡是学校各部门:音乐室、体育室、科学室、卫生部的牙医室都被奉所一个上午,太太只好到肃励小学协助她的同亊。她们四人情同姐妹,朝夕相处,由于教育部(学校)和卫生部(牙医诊所)有时要处理或商讨家长的投诉等问题,都必须当面解决,解决不了,便打电话向总书记报告,由医生来处理,有些不负责任的数师,遇到有些不讲理的家长,稍微有点不满意或听从自己儿子的无言乱语。
便到学校向老师告状、有些不关重要学科的老师,如音乐课、好公民、体育课、手工课或星期六课外活动、平时最讨厌牙科护士当他们上课时,叫他的学生去检查牙齿。既然有人来投诉她们,便不分青红皂白,还加盐加醋。在一个星期六的补习课,有一次太太査清楚是某某教师的补习课,便吩咐学生拿履历卡(学生六年的牙齿记录卡)交给刚检查的学生。叫他到牙医室捡查牙齿,教师接过学生的履历卡后怒气冲冲地大发脾气,便隨手把卡片丢到字纸箩里,还大发劳骚。太太一直在牙医室等待,补习时间快结束了,还见不到那个学生来检查。刚好送卡的学生回来问她某某同学有来吗?他看到老师把卡丢到垃圾桶里。太太和其他三位同事一起到课室查看。到达课室门口,老师却装作不高兴的模样。太太很客气地表明来意。学生说他不知道.老师开始还诡辩,后来太太直接去垃圾桶查看,果然发现履历卡。立刻叫三位同事做证,其中一位还说把垃圾桶拿去给校长评理,如果行不通,,我们就告到总部去。这时候他自知理亏,却把责任推给学生,说他没有说清楚,下次最好自己亲自拿来。这简直恶人先告状,死都不认罪“秀才遇到兵,死要面子。”
她们四人拿着字纸箩到办公室去。家父曾经说:人人要面、树树要皮。这是什么歪道理。难道老师做错亊不用道歉,还摆出流氓样子。她们四人也无可奈何。我听了之后,既然如此非要替她们出气不可。把某某教师的所作所为,指名道姓地告诉我认识的华文教师(肃励学校和光道学校)说肃励学校曾老师找他祘帐,除非向她们道歉。果然不出所料。他遇到两校华文教师追问之下,在光道刘老师和梁老师陪同下向她们道歉。校长被人陷害的亊,真相大白。听说分文不差,不过却从报章上报道他独自在乌鲁班让行走时意外去世,真是意想不到,那些举报他的人却法外俗话说得好:"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