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应该“以德服人”

自从副校长越权的亊发生后,同事之间没有向以前那样和谐,都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那时,最不服气的是马来同事,当初得到校长的允许,到牙医室去泡咖啡和茶水,他们认为即使校长都没有权力干渉他们去拿开水,那是她们护士的权力,更何况副校长。他们由SA欧阳连同哈密马来文主任、森树里几位马来文同亊去见校长。吴副校长氶认他的误解,Mr,Chung,哈密、森树里Mr欧阳立刻阻止他说:他不在不䏻说他的不是。Mr欧阳说:"既然说Mr Chung,我和他不同section三年半,祘长不祘长 ,这件亊的来龙去脉我知道一淸二楚,我们坦白的说清楚以后做事就䏻一劳永逸。上个星期六下午一点左右,约了Mr Chee Mr Lun新康打乒乓。在牙医室遇见Mr Chung 他来接太太放工,接着遇见两名四年级学生上补习课。
后来从牙医室去来碰到胡老师,他说去找吴副校长。可是今天我值班,他来找副校长做什么?我当场没有拆穿他的西洋镜,再多观察他的葫芦卖什么药?因为他所用的是善意的慌言,没有伤害别人。但是这次弄到连马来同事牵连在内,必须纠正过来,如果搞不好,同事之间互相猜疑,或无事生非。以后就很难收场,校长应该还Mr.Chung一个清白。他无畏的牺牲,值得我们学习。散会前校长答应Mr.欧阳调查真相。我认为 人非聖贤,聖人都有错,何况我们都是!贩夫走卒、。但知错䏻改,善莫大焉。

凡事必须三思而行

李主任对这次当作华文部十五年来第一次的茶杯里的风波。她觉得副校长太过越俎代庖,必须把这次会议报告校长,找出祸首。尤其是马来文老师,间接受到打击,也必须报告校长,还我一个清白。读者看到这里,会觉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不知道来龙去脉。光道是华文源流(以华族学生为主)肃励昰英文源流(以马来族为主占65%左右),每年新生报名,居民先入为主,兄弟姐妹有优先权报名。而马来家长希望自己的儿女报读在 华族较多的邻里学校,都望门兴叹,不得其门而入。报读肃励小学的华族学生少之又少。等到第三期也就是(最后一期),华族家长才姗姗来迟。因为他们还有东林小学、美玲小学、再远一点的华义小学或锦茂小 学。这批学生同事们称他们为漏网之鱼、家庭背景比较好。当时报章报导很可能是政府小学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游泳池。传说由于校长亊件而告吹。我太太在四位护士当中,年资比较高,自然而然成为联络员。
她们的流动性比较多,如结婚、出国深造.、生孩子、迁居等而辞职、申请无薪假期。都必须由联络员礼貌上引见校长,当时我告Mr,Chee征求他的意见,再把这件事转告MrHon,他也赞成,以防曰后有小人打报告。在开斋节期间,马来同事㰡不方便,后来MrHon提意叫森树里向校长请示后便光明正大地进入牙医室拿开水,后来更有些同事提意:最好有咖啡和茶。于是大家推举马来女同事负责。
这样相安无事地生活了一年半,没想到为了一棵树就把整个森林剷除吗?这次吴副校长犯众怒,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俗语说:"见一亊,长一智。"人生不如意者长八九。必须步步为营,以防万一,但有些事是防不胜防,这就是五虎的师父提醒我们,在社会上种种色色的人都有,打滚的越久,经历也会累积起来,观察秋別人想打歪主意,必显露无移。不伤大雅(伤天害理),得饶人且饶人,我们用平常心,以德报怨、以徳服人。希望吴副校长看到这篇文章后三思。不要以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就䏻觧决问题。(1979至1981)

副校长的利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第三学段开学了,第一个星期六召开各组会议,副校长主持华文会议,吴副校长以气势凌人的态度召集会议,他告诉大家关于校长查问的亊,我已经告诉校长。但是有一个人背着我做一些不应该的亊(讲到这里,我们几个人都以为他会责怪胡老师,可是他怒气冲冲地冲向我面前,準备要打㚙似的流氓举动。Mr.Chee见势不妙,立刻叫," 吴先生,"接着又听到"泠静,有事慢慢说清楚,何必迫人太盛。"这时,每个华文老师都注意到亊情的严重性,他们同事间相处了十多年,从来没有看到大姐(大家对她尊重李主任这样生气地大声说话。校长委派我去调查,我都不打他当作一回亊,吴先生有越俎代庖之嫌,何必迫人太甚?""吴先生,你告诉校长的那位老师是谁,是否和我的一样吗,?"我是说曾老师"胡说八道。"李主任更生气地回答。
"我说真的是曾老师做的。"李主任真的忍无可忍,由于她和同事之间合作过几次,她相信我的为人,谁发生亊情,必定坦白地提出来,而且这次又是她拜托我们四人去调查,现在已经真相大白,我都不追究他,现在又无中生有,弄到同事之间互相猜疑。好,你说真的是曾老师,请你解释清楚,还他一个清白。"吴副校长知道有一此教师支持我,战战兢兢地说:"我是说他很会打小报告,有些老师向我告状,说他时常进入牙医室,不知道有什么目的?李主任听后更大发雷霆:这事又是谁向你打小报告?”的当时为什么你不和校长一起冲进去,看他们在搞什么?上星期六下午一点左右,我看到他们四人进入牙医室,为什么你只针对曾老师,还有Mr欧阳、Mr.Chee和Mr.Lun。这时,马来组的会议结束,"知道为了我的亊。争论不休。三苏里和阿哇也想知道结果怎样。便和其他英文老师讨论。"我现在要知道他做什么,应该向我报告。Mr.Chee插嘴说:这是你们两的私事,私下觧决。吴副校长又听到又有另一种声音帮我说话,忽然大喊:"什么?!"Mr.Chee也很生气地回敬他"我说大家撕破脸,都没有好处。
"准备离开会议。我于是站起来说:繋铃者还至觧铃人,即然副校长把我看得这么重要,我只能向各位华文同事保证:我不是空降部队,各位同事请放心,我转到这里时第一位老师就是李锦绵,他是我的同学,第二位就是严思胜TTC同学表明我的身份,我是辅助学校老师,是一位掛单和尚,我的寺庙在爱同学校的和尚,拜神求佛都要回去碧山总校。但是不如亊常七八,总是不如意的亊环绕着我,今天多得几位老师申张正义,替我辩解,非常感激,既然见得光的亊,为什么要隐満,我太太本来是光道小学女护士,和肃励小学女护士同属于卫生部管辖。与教育部没有关连,她们的流动性很強,当同事间有急事或申请产假,她们就互相协助,在一年多前,她的同事的男朋友出国深造,便辞退了工作。卫生部就派她来服务,当时,我便把这件事告诉Mr.Chee.和李主任,他们认为与我的工作,没有关连,最后请教Mr.Hon.向校长请示。Mr.Hon.很高兴地告诉我,于是他连同Mr.Chee.和太太一起拜访校长,说明来意 ,虽然没有三书六礼,也箅是拜过正堂,名门正取,光明正大。並不像某些人偷偷摸摸,爬篱笆进来。如果说要得到官方准证 那不是脱䃿放屁,井水不犯河水,多止一举。这吋候有两位马来同事知道我被查问,森树里和析故阿哇也进来为讨公道 。
尤其是森树里,他说:"我也跟着Mr.Chun9进去,为什么不调查我。难道我是马来教师吗?阿哇女马来文老师说:谢谢,Mr.Chung和森树里的协助,这一年半忆喝了上帝赐绐我们马来同事和华文部的茶水,我记得有一句成语说"饮水思源",同事们听她用华语说出成语,都拍手说Good。她接着说:下次是否有水喝已经不重要,但是还是谢谢你,Mr.Chung,加油!!李主任再次的讽刺说:
"吴先生,刚才两位同亊一记录在案。"他说是自己的误会,对不起。会议结束后,大家议论纷纷,向我问长问短,但是却看不见胡老师。胡老师到底是何方神聖,身高一咪五五左右,头戴四五百度的黑边近视眼镜,五十岁左右,以为这次偷鸡摸狗之亊,可以满天过海。
李主任的好人好事,抱佛脚着"得饶人处且硗人"、但是绝不会让"黑狗偷吃白狗当灾"的人得逞。只是自己走的是瞎棋,看不清自己的瞎点,但是他忘了旁观者清。开始时我们只是好奇,因为没有伤害到别人,只是查出真相,没想到越演越出轨。当事者,或有正义的人,不管是语言、种族都义不容辞的反击。老实说,我是非常感激同事及马来同事不分种族仗义扏言,但是我对吴副校长的处理事件的态度,真的幼稚,不敢恭维。最底限度,也应该向大家说声对不起。

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无可否认,经过教育部专家的细心研究及创意,为了使更多双语教师得益不浅,也可以減轻校长的锁碎工作,同时也可以沟通华文教师对学校行政作为桥梁,解决教师的日常生活上的问题,如教师们身体不适、儿女生病、家中成员发生意外,在辅助学校,向校长请假,同亊们必定伸出援手,只要把教案交给书记,她会按照教案交待给代课同事进行教学,甚至协助你批改作业。有一次,上课时忽然接到家母的電话通知我立刻到中央医院,家父被一辆巴士从后面行驶而来,失去控制,撞上人行道,把家父撞倒,不醒人士,校长吩咐Mr.Tan(英文同事)好友,驾车从淡申路到中央医院去,这种真挚的同亊,真使我终身难忘。
尤其是在封建迷信的社会,在农历新年前两天,家父逝世了,就在除夕那天,得到亲朋戚友的协助,一切不可能做的事,都迎刃而解。新年初一,家母特别吩咐,千万不要出门拜年。因为很多保守的人认为,新年遇到不幸或有白亊在身的人,会带来霉运。年初一向家父拜祭后,岳母吩咐我们一家四人(两个儿子)回娘家过新年,妻舅们都不受传统的教条约束,让孩子们过一个快乐的新年,由于妻子在七弟妹间排行最大,红包照发,麻将照打 ,初二又到她舅父家拜年,这是孩子们住在城市所向往的山芭,这山芭並非人们所想象的如大巴窑、大成巷、裕廊、后港、碧山亭、波东巴西等山芭的贫困,这个山芭就是座落在荷兰路与武吉知马路六英里交界处.到处都是私人住宅区的客家墳㘯,也就是当年武吉智马火车站旁沿着火车轨道而建的十多间锌片屋子,山芭真正 的入口处在7英里火车天桥与金文泰路(义安工艺学院)交界处,当时还有金文泰青年收容所。
由于这是马来亚铁路局的土地,新加坡政府曾经征收附近的住外。単独不䏻动摇他的房子由于地理环境优越,屋前曾经拥有一个大鱼池。随着铁路而种植着的五六棵榴莲树以及前住戶遗留下来的红毛丹树、甘蔗园、木瓜树和屋前孩子们所垂涎三尺的两棵长年结果、又甜又大粒的仁心果,每逢节日聚会时,最先到达的是唐家的外甥们(唐家五男三女,岳母排行第三)像猴子般到处采集水果,总是满载而归。年初三早上,接到校长的邀请,到他家里团拜,在大家𤦂意难却之下,打破传统的旧观念和迷信去向同亊们拜年。可是,转到英校时,有些副校长因为双语方面占优势,在人亊方面却不敢苟同,不像科主任这样澈低了解同亊间的特长及弱点只䏻坐在办公室旁闭门造车。
有些教师以为只要玩一些新花招,就䏻乘着顺风车,就䏻夾天子而令诸侯。不久后 ,本来相安无亊的同事,最近就互相猜疑,说话也特别小心。原来来了一匹千里马,善觧人意,以老马姿态,出入于副校长办公室,成为最亲近的战友(向副校长打小报告。这时的副校长对学校的情况以为驾轻就熟便牛刀初试,便请女同事进入办公室,问长问短。胆子较小的、为了息事宁人。不和他辩觧。有些却破口大骂:"我老公在那里工作,关他屁亊。
"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胡老师刚从别校转来这里,已经有六个月了,与副校长有相见恨晚,经常出入他的办公室,在一次的常年会议中,校长提问上下午班SA.”有一位华文同事,假期回来替学生补习非常勤劳,我坐在办公室里都听到那位老师的教学,请问两位SA及华文部主任,你们知道是谁吗?结果六目眼光都投注在我身上,因为学校假期中,最常去学校的老师就是我,每天三次,因为学校虽然放假,可是卫生部的学生牙齿诊所的护士是最忙碌的,很多家长乘着假期之便,带孩子来检查。由于学校歺厅没有营业,午餐时必须到联邦道十楼小贩中心用歺,来回时间要化三十分钟浪费午歺和休息时间。
我又变成负责外卖者。下班时又去接送她囘家,你说说看一天内回去学校三趟,不被怀疑是假的,这时Mr Chee.也开口说:"从他的学校课外活动记录里也只有乒乓球练习,和童子军活动,那里有华文老师回来补习。这时两位SA知道不是我,Mr.Hon说:"放假第一及二星期由我,第三及四星期由Mr.欧阳负责办公。从来没有人回来补课。这时欧阳更加生气地:"头疯的,前半段考试刚结束,还要补什么习,要补就应该在考试之前,没头脑吗?Mrs.李华文部主任非常尴尬地释试说:本来只有我、校长及曾老师三人的协议。有一次六月假期,我要去囯旅行,学校又接收许多转校生,必须要考他们的语文程度,怎样办?校长说时常看见曾老师回来学校载太太回家,有一次我叫他帮忙改两份测验卷子,他乐意地把卷子改好后交还给我还在卷子后面写上评语。我虽然看不懂写什么,经过他的觧释后我把他的评语用英文记录下來后,转交给李主任看,她看了之后,尤其是评语方面,她沉恩了一会儿,然后微笑地问,是谁批改的?校长看她的表情,开始有些错愕,后来看她好像认同。他就反问她认为谁改的,她开始怀疑是林新康老师,后来她却认为为是曾老师。林老师的毛笔非常好,钢笔字带点书法家故意在收尾时写上自己的风格,曾老师的钢笔字比较正派,笔画分明,尤其是写油印纸的格式 ,走群众路线。而且和他交谈,他对测字有深厚的认识。
"校长说:"果然给你说对。从那次开始我们三人有了默契,就是有转校生来投考,李主任不在时,由我做后轮胎。李主任都曾经告诉Mr,Chee。上下午班CA .都认为我最适当的人选。所有的部门首长、主任或老板都不欢他的下属搞小集团 。这次的亊件令李主任防不胜防,便𠄘担负责调查这件亊,然后在下次会议中告诉大家。散会后,李主任果然有大将之风,在同亊再三追问之下,还是若无其事,把亊情让同事们有不了了之的感觉。他们高层会议后,副校长好像发觉亊情的严重性,而李主任却在教师休息室里举行四巨头会议(上、下午班SA、华文学部主任和体育主任)最后,经过详细的分析,得出两个答案:吴副校长及刚转校的胡老师。
但还没得到当事人的确认。他们散会后,已经十二点半,李主任却坐在牙医室旁的长凳上等候司机来接送,我刚好从里面出来,便和她闲聊几句,她问我的看法如何。我回答她说亊情还不明朗化,等正实后才告诉她。这时候Mr.Chee也走过来约我一起吃午歺。饭Mr.Hon、Mr.Chee和我讨论后,只要再次证实,就䏻确定是谁了
。果然就在假期最后一星期的星期六下午一点正,学校的教职员工都回家了,只剩下襾位女护士留在牙医室里等丈夫来接她们。太太只好陪她到下午一点。这时候,她们听到从三楼课室传来老师教书的声音,我们(Mr.欧阳下午班SA,住在东陖福十楼、火车路旁,离开学校只不过十分。Mr.Chee、林新康老师和我四人)准备去学校打乒乓。就约好在学校对面工厂攴室喝茶,我们为了不要打草惊蛇,便分成两组回去学校,欧阳和林假装到校长室,大声谈笑,故意让他知难而退。
我和Chee就站在牙医室旁的楼梯口,以防那位好好先生乘机离开,果然真相大白,只见胡老师紧张兮兮的样子,东张西望低从楼上下来,想绕过牙医室上去办公室找副校长,他的办公时间是到下午二时。欧阳接到护士的电话后和林老师飞奔地冲上四楼的课室,老师去小便,十多名四年级学生在自修。气得他差点七孔生烟,这是他下午班的老师,林老师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一起下去了解一下。我和Chee祘准时间,打开牙医室的门与胡老师撞个正着,Chee单刀直入地问:”胡老师回来上ECA吗?"胡老师怕我们识穿他的西洋镜,吱唔一下说:"去找吴副校长。Chee接着说:"哦!我明白了。"俗语说: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现在真相大白,我们不负李主任的委托,识穿真相,向校长有交待,皆大欢喜,可乐而𣎴为。五小虎的师父说:"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教师之间,用心良苦

自从教育部增派一位副校长后,开始实行后,一切琐碎的事情,都交给副校长处理,每月都要进出银行,再加上副校长多数是华文老师,对华文老师在沟通方面不再是格格不入,在人亊方面更加溶洽刚升任后为了联络华文教师也比较溶洽,召开会议也由他取代华文部主任的角色。开始一年后大家都相安无事,但是对于教师的每年排名,本来由上下午班SA负责把日常工作报告给校长,再由校长和华文主任酙后排名,这样的排名会影响到每年十二月低的5%花红。
第一年发花红前严思胜同事,𣎴知道从那里打听到有两名老师得不到花红,他和我分析可能是我们两个,他分析的有条有理,什么组长都没有担任,又是转校来的,对学校完全没有表现。我却自我安慰说:"大家对我的关照和工作上的协助,再加上每天清早五点半就搭车上学,一直到下午三四点才回到家好得多了,金钱上和时间上相比。完全没有怨言。"这件亊给MR.听到了。他问我听谁说的?l他向我觧释学校教师的排名方式,虽然由校长、上、卞午班SA及华文主任评选后,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落在ECA课外活动的表现,你三项活动都表现优异,如课外活动全校分𢦓五大队,今年全校运动会蓝宝石得到冠军,队长得二分,组员五人各得一分。
田径员得到2金1银,又添一分,乒乓球赛又夺得1金1铜又添一分总共3分,其他的教师甚至没有半分。我从MR.H0N处打听到我们参加英语进修班各得1分总共4分。全校最高的是拉默令最高7分。他叫我放心,不会有意外,我先谢谢他的关照,说严老师,己人优天罢了,应该先谢谢MR.H0N,很多亊不明白我都向他请教,你还记得他送给我们的雨伞吗?哦!我想起來了,NTUC人寿保险公司赠送的雨伞。十一月底到了假期第一个假期,各部门的主任召开研究会后都互相恭贺华文会考全部考生的成绩100%及格,年底的常年花红,全体华文老师都像祠堂拜祭祖先后分烧肉一样人人有份,皆大欢喜。

同亊之间:"防人之心𣎴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

经过这次的研讨会后,同事之间的感情更加融洽,互相关怀。俗语说的好“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教育部为了減轻校长的行政工作,加派一位副校长。这位副校长是从光伟中学教师.由于环境不适应,三天后便向教育部请求,转回去光伟中学。一星期后又派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吴老师当任副校长,开始时,和华文教师还谈得来,两年时光荏苒,转眼间在那儿四年了,光道小学由于金老师SA,搞小集团,同亊之间分党派,明争暗斗,在一个清晨七点,教育部派来了贪污调查局几位官员,到学校调查。凡是学校各部门:音乐室、体育室、科学室、卫生部的牙医室都被奉所一个上午,太太只好到肃励小学协助她的同亊。她们四人情同姐妹,朝夕相处,由于教育部(学校)和卫生部(牙医诊所)有时要处理或商讨家长的投诉等问题,都必须当面解决,解决不了,便打电话向总书记报告,由医生来处理,有些不负责任的数师,遇到有些不讲理的家长,稍微有点不满意或听从自己儿子的无言乱语。
便到学校向老师告状、有些不关重要学科的老师,如音乐课、好公民、体育课、手工课或星期六课外活动、平时最讨厌牙科护士当他们上课时,叫他的学生去检查牙齿。既然有人来投诉她们,便不分青红皂白,还加盐加醋。在一个星期六的补习课,有一次太太査清楚是某某教师的补习课,便吩咐学生拿履历卡(学生六年的牙齿记录卡)交给刚检查的学生。叫他到牙医室捡查牙齿,教师接过学生的履历卡后怒气冲冲地大发脾气,便隨手把卡片丢到字纸箩里,还大发劳骚。太太一直在牙医室等待,补习时间快结束了,还见不到那个学生来检查。刚好送卡的学生回来问她某某同学有来吗?他看到老师把卡丢到垃圾桶里。太太和其他三位同事一起到课室查看。到达课室门口,老师却装作不高兴的模样。太太很客气地表明来意。学生说他不知道.老师开始还诡辩,后来太太直接去垃圾桶查看,果然发现履历卡。立刻叫三位同事做证,其中一位还说把垃圾桶拿去给校长评理,如果行不通,,我们就告到总部去。这时候他自知理亏,却把责任推给学生,说他没有说清楚,下次最好自己亲自拿来。这简直恶人先告状,死都不认罪“秀才遇到兵,死要面子。”
她们四人拿着字纸箩到办公室去。家父曾经说:人人要面、树树要皮。这是什么歪道理。难道老师做错亊不用道歉,还摆出流氓样子。她们四人也无可奈何。我听了之后,既然如此非要替她们出气不可。把某某教师的所作所为,指名道姓地告诉我认识的华文教师(肃励学校和光道学校)说肃励学校曾老师找他祘帐,除非向她们道歉。果然不出所料。他遇到两校华文教师追问之下,在光道刘老师和梁老师陪同下向她们道歉。校长被人陷害的亊,真相大白。听说分文不差,不过却从报章上报道他独自在乌鲁班让行走时意外去世,真是意想不到,那些举报他的人却法外俗话说得好:"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

肃励学校(山水有相逢)

过了一年多无忧无虑的教学生活也和学校的同事打成一片,尤其是和马来同事,都利用各自的优势和环境。以英语交谈。自从高中毕业后十多年 没有开金口说英语,开始和冋亊用英语讲话时,每一句都思考一阵子,用正确的文法和完整的句子表达出来。后来和马来同事对话时都是用简单的词语和我交谈。尤其是亚默令(马来源流)和三苏里(马来族巫文教师英文源流)教会我改用简单词语对话。因为华巫文敎师上下课和休息时间一样,在办公室接触多了(每天有两节或三节时间休息),又加上去上英语初级班,少了其他锁碎的工作,如代课、主持升、降旗礼、上、下课学生排队次序等。这些工作都是由上、下午班SA主任委派的好花不常开,好亊不常来。
每间学校每五年,教育部派视察团到学校视察及协助救员解决工作的难题。在华校从来没听过这名词,校长接到通知后如临大敌般召集各部门主任,召集组员讨论对策,华文部李主任却心怀大志,无动于衷,就在星期六华文小组会议上告诉我们。这次视察校长行政方针,不是视察个人教学。只要实话实说,不用委屈求全。如有差错,我会承担一切。散会后,同事们介绍李主任的履历,她是全日制教肓文凭班毕业生,和我敬爱的前辈周经宛、陈宽怀 、高平心等老师。都是教育文凭斑。而且也是双语人才。很得华文部同亊的爱戴,在工作上遇到问题,必定和校长理论。她年轻貌美,嫁入豪门,上下班有司机载送。星期一早上,校长、上下午班SA各部门主任等守候大门,全校师生鸦雀无声等候视学官涖临。升旗礼后,发现六位视学官中有一位熟悉的面孔。我从心底暗中细语,"糟了,难道真的山水有相逢。
我便把李的事情告诉Mr,Chee。他说:"观察一下,是否有私人恩怨,然后我也把这亊情告诉李主任,以防万一。一小时后召见各主任,视察校长的行政及管理。经过一两天的高层会议后,李主任召集华文部会议说:"先针对校方的行政发表意见。PSLE第二语文及格率:100%,我们都爆以热烈的掌声,互相鼓励。"但是李主任接着说:李视学官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只不过达到全国水平罢了。至于A(特优)却比全国低。必须如何加强语文教学。这次讨论如何加強语文水准。这时候,老师们议论纷纷,有些同事认为息事宁人,有些却认为身为一个视学者,即使不是出至内心的话,也不应该向华文部全体同事泼冷水。李主任说:"各位同事尽管发言,你们所提出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有什么亊我全杈负责。"MR.Chee.说:"我们应该先从"人"开始。我们从TTC就听到某人的大名"三魔之一"李主任接着说:"曾老师,亊前你对我所说: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衷告诉告,谢谢你,现在我想让其 ,他同事多了解李视学官的为人好吗?于是我便把暴风雨看教学的往亊讲给大家听。
我提议: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鬼佬)。大家听了都像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莫明奇妙。针对问题,大家行动一致,校方行政和李视学官两人所说的话前后茅循,校方认为第二语文成绩很好,每两星期上补习课,下令老师协助数学老师教数学,而李视学官认为华文成绩100%是理所当然的,必须加强华语特A水准。教师不是孙悟空要变就䏻变,到底要听从谁的话,简直无可适应。李主任及同亊们都理解我所的话,更䏻举一反三,举出更多的反抗的点子让大家参考应变。本来志气消沉的同事们,有了对策后,从检讨会变成庆祝会。咖啡、蛋糕、大包、小包样样齐备大家其乐融融,李主任把检讨问题总结后,大家签名通过。把问题抛回给总视学官。
到了第四天,经过上层讨论后发现亊情的严重性,李主任带领视学官忽然走进教师休息室里,由他指定椄见会面华文老师三位(李主任、陈家茂老师和本人。马来文老师三位(三苏里、阿默令和Che Gu Ah Wa)我们华文组三人一起会谈.。首先把自己的履历告诉高级视学官,他说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你第一印象发表意见,于是我开门见山的问他对100%的看法。他迟疑一下,我接着说很好是吗。他这时用华语囘答我说:"不是很好,是非常好。"我囘答他说:"我们的校长是英文教育的,他的看法跟您一样,非常好。所以我们上补习课兼教数学,其他教师都像"哑仔吃黃莲一样,"我好容易从別的学校转到这里,只好入乡随俗。但是,更加莫名其妙的是:华文视学官认为华文成绩100%是理所当然的。他认为特A1设有达到全国水平,还要我们加强语文教学。我现在拿不定主意。总视学官说:"谢谢,Mr.Chung,我知道你的苦衷。他立刻把话题转到陈家茂 请他发表他的看法,家茂说:我赞同Mr,Chung的说法,我是年轻一代A水准文凭,小学数学没有问题,为什么把"热球"丢给我们,数学老师怎么办?"Mr,Chung,你是旧制高三毕业,对小学数学有问题吗?我从中一开始就材用英文本(大代数),但晾是第一次和学生敎谈时发现他们的程度並非校方斦说的那么差,我和他们的级任讨论后。他交待我把他的习题交给他们,做完后不必改正。
我也认为华校和英校的演习不一样。但是总觉得浪费自己的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我要你们三人给我一个明确的意见,我们要校方继续教数学还是要恢复以前的方法去做?我毫不迟疑地表示说小舅打灯笼,视学官会意地说照旧。李主任说我想知道其他教师怎样?他幽默地回答:标准答案"差不多"。最后还有疑问吗?我说:李视学官说100%及格还不䏻达标是包括你们的看法吗?早上有两个同事向我提出同样的问题,但是问题必有两面,可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说话的人在时间、地点和场合。有的自以为是,有位男同亊说"学院三魔"其中一位女同事说有一次听说某某人来看教学的前一天,害得她整夜看天花板,结果七项平语中5比2死定,以为实习不及格,必须重修。公布成绩时却过关。
真是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我坦白对高级视学官说:"本人就是受害者之一,亊情发生在两年前,在大雨中看教学,哦!我知道了,林子平是我的同学,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萍水相逢,拔刀相助的教师。好,现在问题不是出现在你们的老师身上,而是在沟通及传达去了差错。好!现在发现问题,我们会向校方提意,在此祝大家生活快乐。囸到办公室时,遇到马来文同亊,三苏里微笑地说: "藓马打落。"意思是全部说出来。到了最后一天(星期五),召开全体会议,等到全部视学官讨论后,才把议决公布。

做事一帆风顺,得心应手

自从转入第二语文老师后,再加上政府的教育政策改变,凡是O水準的学生,必须第二语文及格,才能继续念A水凖,若是要进入本囯大学,也同样要第二语文及格。要不然 ,你的成绩怎样好,只䏻望门轻叹,早知如此,行必当初。那时的我,好像受宠若惊,太太的两位同亊的儿女各两位,都找你当他们的补习老师,更夸张一点的亊,有一个远房亲戚,儿子正在幼稚园上课,也来当他的家教老师,结果长大后成为一名律师。
旧同亊(英文教师)的儿女知道我上门补习,因为她的家在淡申路七英哩半的教师园里。交通不方便,只䏻毎星期补习一次,每次两小时。晚上一三五上冂二四在家补习,平均海年有十四名收费由75元至100元。毎月1千元的补贴费,足够我们一家四口开支及每月一百元的汽油费何乐而不为。同事们互相照顾,尤其是上课外活动(张冠李戴,瞒上不瞒下,各自为政,瞒天过海。这样混乱了两学段。这假期终于来临了。
上午班SA.’Mr Hon.代表STU慰劳会员 ,席开两桌酒席,以及NTUC人寿保险佣金慰劳20名同亊。由于其他华文部同亊认为功不受禄,我是新移民刚转到英校教不懂得窍门既然受到前辈(上司)及同事的照顾,于是飄飄然地参加聚餐。㪚席后又得到NTUC所赠送的雨伞及STU赠送给会员的纪念品,真是满载而归.回家思索及打电话联络旧同事,都认为应该加入STU为会员。于是我约了MR Chee,一同回去肃励小学找,找Mr Hon加入和两个同事参入STU会员,又买了,储蓄保险15年,然后我和他们走光道小学,介绍我太太並且替两个孩子买了进大学时的储备金。现在是SCU和STU的会员。可以安心的教学了。第三学段开始了,两星期后,MR Hon 叫MR Chee亚默令(马来文同事)和我参加教育部主办的初级英文课程,为期一年。
可以免去一切的课外工作。亚默令又是ECA田径负责人。三人无形中成为好友。无忧无虑地教学,比起去年在益民教学时战战兢兢 ,路途遥远,学校环境差,视学官的霸道。当时正想打退堂鼓。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明友,他们都说我好命,我却认为自己遇到很多贵人 ,以真诚的心对待事情,俗话说:敬人者,人恆敬之,爱人者人恆爱之。出外靠朋友。这可能是从小时“五虎中”培养岀来的个性.又可能是因果报应。

与君一席谈,胜教三年书

我很好奇地问他:“每位老师负责三项课外活动 ,每周六小时,等于每周还加多一天的工作,你是怎样分配的。这就是一个主人养了一只猴子,他每天喂养两歺(午歺和晚歺)早上三只香蕉晚上四只。后来主人换了早四晚三,猴子手舞足蹈。我是用这种心理,任由他们自己按排时间(必须记录在案)。至于其他两项(一项球类另一项是田径),我被安排负责乒乓球。上午班教练陈家戊老师,他是国家队代表,年轻有为(廿七岁),下午班林新康老师(四十)在联络所担任教练。 由于场地有限,只能在歺厅一角练习. 所谓“大将手下无弱兵”。每次比赛。都能夺奬回来。我是后备轮胎,每星期六到歺厅喝咖啡就行了。等到比赛时照顾一下球员就行了。
另一项是田径,这是全校教师总动员,分成五组:每组有正副组.再由组长分配工作(每组六名组员)训练,学生从三年级分配到红、橙、黄 、绿及蓝屋等五组。我被安排在红屋组长Che Gu A Wa(马来文)、CheGuALi(马来文)、Mrs.Ho(英文)。分配后每逢星期二及四练习,我第一次出席,以为可以发挥所长,没想到自己是一个插班生。他们已经选定了自己的学生,田径方面全部请一色是马来学生。华族学生由英文老师负责,只有十几个学生参与。而我是后补。
老师生病才有机会上场,训练时间由三月开始至七月运动会。成绩好的同学代表学校参加各民族小学运动会。开始练习第一天教师们不用记录,而是用人脑记录在心里.A、B、C各组各项目和运动员的名字及成绩顺口而岀,真是好本领。
站在一旁的MR.chee向CheGu A Wa介绍给我认识 ,並且告诉我是我的邻居她住在大牌171。因此话题又多了,她问我是不是从光道小学转过来的。MR.chee连忙向她解释要求她好好照雇她会意地向他表示没问题。我和Mr.Chee离开运动场到对面工场咖啡厅喝咖啡,原来这里是肃励小学华部休息室,店主是学生家长,陈老师,林老师、李老师等都在那里吃早歺,他们都热诚关切地问我,习惯这里的环境吗?我笑着说"多亏各位包涵,有点受宠若惊,工作上轻松的多,同事们合作愉快,不受外来的影响,尤其是华文部的同事,真是感激。"Mr,Chung,说得对,我们华文部决不受外界的影响。陈、李老师都有同感。
"这时我发觉自己说错话,怕別人误会我是空降部队人员。"没事,文光,我们要的是真诚的友谊。"李老师(我的老同学),这样一说,我就放心得多,这时我们东南西北,南辕北辙,无所不知无所不谈。又是星期六的晚上这次谈的话题从校长以及同事间的合作。校长Mr,杜舂风每天升起礼时分秒不差,非常准时。他对同事的工作, 了如指掌。这贵功他的各部门的评估,所以足不出办公室,能知同事的亊,但是很少去看华文老师的教学。
上午班主任五十岁左右,很不得英文教师的支持,认为他说一套做又另外一套。向校长打小报告。他是STU教师公会的代表。一切行政都是由他策划。

肃励(夢寐以求的运动㘯 )

每当我经过这里,注视着标准运动场的一举一动,总是羡慕这里的老师有这样美好的环境设备,必定培养出优秀的运动员,为国争光。但是觉得少了一点热诚 。总是看不见运动员在练习。当我时常经过这里,(太太在光道小学)总是有点惋惜,看不见学院体育系(三十多位)的同学出现。我就会呆在那里沉思生不逢时。五十年代岡州小学对面的足球场,面积小,更本容纳不了十多人的草场,如果遇到雨季,却有一群天真的学童,风雨不改地练习赛跑。每逢华校联合运动会在惹勿杀球场举行。那时华侨中学和中正中学,龙争虎斗,最引大家注目的项目是三千米和一千五百米长跑。王坤发(华中)揽括两项冠军。
而八百米冠军却落在牛车水恭锡街(山顶)的王志勤兄弟手中(中正)他只不过中二学生和高中二、三简直是奇迹.当时的我中二生,代表女皇镇政府华文中学参加一千五百米赛跑。虽然跑最后第三名(20人)但跑完全程,获得不少掌声。到了中三转校到聖公会中学,改跑四百米赛跑,夺得冠军。由于没有高中部 ,失去参加最后一屆华校联合运动会。到了高中一时,由于练习场地有问题,打算放弃。后来知道在颜永成中学打球认识的李永忠同学在中央医院学生宿舍的足球场练习长跑。由于必须乘坐6号福利巴士到中峇鲁,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去甘榜巴鲁之间的大草场上练习赛跑。这地方比较偏僻,所以只能一星期练长跑二次。
李永忠同学参加越野赛跑夺得冠军 。后来中学毕业后加入警察部门,由于工作上曾经到醒侨学校找我。介绍校长给他认识,方便他执行工作。现在的学生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上了三星期的课后,召开教师会议及有关课外活动的分配工作,课外活动每人负责三顷 , 两项由体育主任安排,另一项自己选择 ,散会后 ,从李同学谈话中教师分成三大源流,各源流又分为两三派明争暗斗 待久了你就明白。那时的我,充满了憧景,人杰地灵,必定培养出一些小冠军人物。于是填写田径 、交给体育主任。主任由MR.Chee(下午班华文教师担任)当我交上表格时问我从那一间学校转来的,我直接告诉他被栽,从华校长转来这里,人地生疏 请多包涵。
他看了我的履历后说:巧得很:出生日期和我相同。再仔细看,发现我住在美玲路169座,他说:“差不多每星期六晚上,都到我家170座楼下咖啡茶室喝酒谈天。今天是星期六,约定晚上八点见。我把相约的时间告诉太太,她对我说 :好,我知道是谁了。”光道和肃励两校,只不过一水之隔,有互联网作用,有什么风吹草动,必定知道。到了晚上八点抵达樓下路边停车场,就看见他站起来,向我打招呼。这时他更惊奇 ,好像发现新大陆,说9296,好像在那里见过。“学校停车场””対,”你太太 ”在“光道。”“哦 !我明白了。”请坐。然后介绍他的妹夫。这时可以形容当时的场面。“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在一个晚上 ,就䏻了解学校的运作。
可以说是遇到工作上的贵人,少走很多冤枉路。我很好奇地问他:你是怎样升为体育主任?代罪羔羊。后来经过他的解释,才明白在大型学校的人亊关系的复杂MR.Toh校长足 不离办公室能知全校亊。上午班MR.Hon,他是STU代表也兼职NTUC人寿保险。下午班主任Mr.欧阳,可以说是他的左右手。英文部也分成两三派 争取各科主任(那时主任没有职薪)有权无薪。马来教师也是如此,哈密中四英校毕业生,巫文教师(三十多岁)和三素里(三十多岁)争夺马来文主任及体育主任两职位,再加上英文教师,他们拉拢其他语文教师的支持。结果巫文主任哈密。
忽然三素里退出体育主任競选,並推举华文教师MR,Chee,並且得到上、下午班的主任大力支持,本来一面倒的成绩,反过来得到校长的赞同,成为压倒胜的胜出.他本人也没有想到。但经过MR.Hon.的分析,校长也知道亊情的严重,便召集他们三人商量后,由上午班主任提议由下午班华文部教师MR.Chee.他们三人都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于是由下午班主任MR.欧阳转达,在第二次会议上委任他出任体育主任。
第二天校长召集上下午班主任及MR.Chee.把原意告诉他,为了学校的利益,我们三人100%支持他。本来骑虎难下的问题,现在不防一试.只好答应他们三年。在会议上英文部与马来部各不相让。最后校长提议,由上下午班主任提议新人选,由华文MRChee出任,由三素里附议,並退出竞选。这一提议,引起了80名同事议论纷纷,大家都措手不及,经过投票后,华巫印教师都支持他,並且得到英文原流一的支持者,顺从大部分的议见,觧决了这次的纷争。其实,他的方法换汤不换药,投其所好,任君选择,不管成绩好坏,只要大家勝任愉快,搞好同事间的关系,就达成目的,而且答应大家三年后便自动辞职。现在已达入第二年了,大家融洽合作,就延续下去。我是第一次转校到这里,才知道它的复杂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