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牛车水之“虎”的诞生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42年2月)至二战结束(1945年8月)后,日本皇军向世各国宣布投降。人们悲愤的心情凶湧而至 (有的失去父母、有的妻离子散)失去了家园,现在广岛被原子弹炸碎了日军狂妄自大的夭国夢,付出了代价。那时世界各国的人民为原子弹而欢呼,干得好谢谢您!原子弹!每个新加坡人民都热烈庆祝,日本皇军投降的那天早上,日本宪兵总部就座在牛车水的新桥路上,面对珍珠山警察总部无线电发射站,向右的天台了望着莎莪街入口,左边连接士敏街口,当地居民称为“金龙”。
天刚亮天空露出鱼鳞般的云彩,特别晴朗,天空作美人们早就站在大街旁或骑楼下(五脚基),对准宪兵部门口,等待日本军阀的出现。观看丧家狗狼狈不堪的魔鬼脸孔。平时一到傍晚,日本鬼子换班回来,三三两两地赤裸着上身,穿着婴儿般的尿片布(丁字衭)手上拿着许多巧克力糖在大街小巷,逛来逛去分派糖果给孩子们,行人路过好奇立足观看,便被命令走到孩子们面前,好像向着天皇行礼一样,如果有怠慢或差错,就要受到处罚,引得孩子们哈哈大笑。到了夜深人静时后巷发出闪闪灯光,再加上在小巷对准着宪兵部的入口处,点燃的元宝蜡烛香和祭奠品,随着风势,飘摆着。
参杂着悽慘呻吟的哭泣声,听了都毛孔竖立更使邻居小孩们惊怕,难以入睡。一幕幕展现在眼前。想着,想着,想到亲戚朋友,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湧岀心头。可恨的战争,惨无人道的日本军伐。日本军突然从人群中发出一阵怒吼的叫喊声,鬼子出来了!鬼子出来了!!投降仪式开始了,果然,五人一排排地持着长枪,枪头上插着一把六吋长的尖刀,刀尖下系着一面白色的布巾。由几名英军监督下,佩着战败的乐声,垂头丧气地操出大街上,向着二马路右转岀发到市政庁举行投降仪式,这时人群中开始骚动起来,凶湧地破口大骂:还我儿子的命!还我丈夫—甚至 X X X 三字经,福建四字经顺口而出,有些顺手牵羊把手上的东西:雨伞、鞋子椅子顺手丟过去。
有一位迟来的老婆婆,手上拿着一篮鸡蛋向众人大喊:请替我儿子报仇雪恨,来呀!手上拿着鸡蛋,来呀!来呀!这时围观者会意了纷纷向篮子里拿起鸡蛋。啪,啪啪,地送到鬼子们身上、头上、面上她却从涙中带笑地手舞足蹈,竖起大姆指说:谢谢大家。香吗??大伙儿喊道:不香,很臭,很臭。婆婆,干得好!干的好!婆婆!万岁、万岁!这种场面,令人看了心酸、悲愤。谚语说:"人在坐,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未报,时辰未到。现在时辰已到,投降到了,正是真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牛车水 四虎仔(红毛九、虾头、鸡虫仔和上海仔)年龄12岁至17岁,等日本军伐走后,突然跟着人群冲进宪兵总部二楼,強夺鬼子们留卞来的日用品:香烟、衣服、摄影机、日本钞票、鞋子、䁏带、各种烈酒、打火机、罐头食品等虾头和红毛九两人二话不说,很有默契地冲进二楼的行政打开锁头搜寻了两架望远镜、一把武士刀一套护身胃甲和一些英钞等。満载而归,大伙儿战战兢兢地带着猎物回到我家的洋服店里,展现给邻居民观赏。並把日本钞票分给邻居朋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